山见鹿

Горьким словом моим посмеюся. 」

疯狂比心

尹若晖:

来,吃粮

 @山见鹿  我终于产出了【bushi】

同样的配合青梅竹马定律食用更佳!
我爆哭,果戈里他太好了【含泪控诉】

瓜达卢佩圣母

#我流银帕,算作党费,重度ooc

#是HE!


银爵第一次看见瓜达卢佩圣母,是在自己家乡的黑市上。被神放逐的人们的聚集地里没有法律,没有政府,三教九流,鱼龙混杂,做事说话全凭良心。


神都不管你咯,还搞什么王八规矩?外面的人坐在台阶上抽着烟一边调笑一边招呼,跑那么快干什么?面纱摘了让我们看看呀?银爵的妈妈听了这话后脚步变得更快,面纱拉得更加严实,另一只手紧紧抓住银爵,低声催促他,快走,快走。妈妈浆洗多次的纱裙褪了色,颜色就像干掉的口红。小时候的银爵被妈妈拽着踉踉跄跄地急走,小不点儿的视野范围里所能见的就是妈妈身后...

杀人夜

#生贺!恭喜陀总又老了成熟一岁!

#微量果陀注意


陀思妥耶夫斯基透过玻璃,静静地看着商店里的圣诞节装饰。橱窗里堆着圣诞树和雪人,翅膀闪着金边的天使与彩色的礼物盒,在这些装饰的正中央,粉色与金色的丝绸的映衬下,放着一个硕大无比的水晶球。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耳边传来火车鸣笛的声音,那尖锐而嘶哑的声音似乎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像蛋糕刀一样迟钝,慢慢地切开灰暗而厚的云层。他全神贯注地看着那个巨大的水晶球,店铺大门推开关闭的声音和门内散发的热气都与他无关。它璀璨,光滑,完美,笼着一层灿烂的光芒。在球体的中央,圣母怀抱着刚刚出生的耶稣坐在马槽旁。那层玻璃看起来就像用来保护...

敬陌生人

#果戈理x陀思妥耶夫斯基

#煮酒组作业,挑的“疯子”这个梗题,但是好像跑题了…… @温歌煮酒 


天亮的时候,那个和果戈里一同抵达王都的年轻旅人已经不见了。果戈里站起身,发现房间里的另一张床整整齐齐,平整得好像没有人睡过;另一头的行李架上积了一层灰,马棚里只有自己的马在嚼着干草。他已经想不起来昨天同行的旅客的样子了。果戈里耸耸肩,甩给店家两枚金币,坐上马,慢悠悠地朝着王宫的方向走去。



魔术师走进了大厅。大臣与侍卫交换着眼神,躲在帷幕和石墙后的妃嫔窃窃私语。低语声像幽暗的火苗般在宫殿内瞬间滋生,在空气里噼啪作响。皇帝端坐在他的王座上,身...

北你速度太快了!(疯狂打字)

过饱和喵:

太涩太。
@山见鹿 鹿相约飞翔(?)
……总之有很多苹果,涩泽老师约等于苹果了(不)。

以后是二十岁的少女了!

1 / 34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