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见鹿

所敬如此,何骄之有?馀子琐琐,亦安足录哉!

【陀太陀】死前一刻

“你一定不知道我最近总是失眠,”他轻声说,“我想写点什么……就像你看到的,那个红色的笔记本。”

他的敌人沉默地看着他,抿着嘴。

他轻松地笑了起来。“你大可以相信我。这是日记,”他扬起手,“可不是和国木田学的。他的那本么,叫做理,想。”

太宰治刻意压重了“理想”的发音,毫不意外地看到陀思妥耶夫斯基愠怒的神色。他在借着什么讽刺谁,一目了然。
“你有很好的口才。”怒色一闪而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声音平淡得像镜子一样光滑。

“只是现在不适用?”太宰治把日记本扔在桌上,“叭”的一声响。

“你知道我写日记的时候会想起什么吗?积雪,还有清凌凌的河水……”

他的衣领被揪起来。太宰治带着笑意,从容地直视着对手的眼睛。“还有,会...

2017-06-11

“费奥多尔曾经送给我过一盒玻璃珠,”梦野久作坐在餐桌上,两条腿悬空晃悠。“我打开它,就像一盒波光粼粼的水。”
没人理他。房间里空荡荡地,除了久作和久作坐着的这张黑橡木桌子,还有四面白漆的墙和灰纱帘。墙上的数字一跳一跳,警示灯亮着,他知道自己正在被监听。
或者说是变相的审讯。他蹦下桌子,对着角落里的摄像头炫耀似的笑着说:
“还有一次。他说我的双腿间有熟透了的桃子的味道。”

2017-06-11

鸣笛

※强行改狙了天津高考作文题……围绕“重读长辈这部书”写一篇作文。
好的,说作文就作文,八百字短小精悍。
是bsd设定里的陀总遇到现实中的作家作品的故事。
慎戳。



费奥多尔侧耳贴在墙上,抬眼望着窗外摇曳的树影。大厅里的钟打了十下;夜很深了,门缝里露出的灯光倏地灭了。他耐心等着,等着,听到保育员趿着拖鞋走进卧室的声音。门关上了。

再过一会儿,就一会儿——每晚都会有悠长的鸣笛声滑过,可是车站和码头都离得很远。那就是悠长的,寂寥的,十分孤独的一声鸣笛,仿佛远远地叹了口气,不包含别的内容。外面下着雨,风很大。费奥多尔轻轻靠上去,铝制的窗台摸着很凉很凉。他记事很早,自打认得父母面容时起,他就不断地被寄放在亲戚家里...

2017-06-08

全国一卷作文题衍生脑洞(BSD版)

我大概想好了。

一,俄罗斯友人赴华多年,为了报答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下乡建设美丽乡村,走基层、讲文明、树新风,党的光辉bulingbuling。(美丽乡村)

二,战斗民族以和谐号为道具,上演社会主义版速度与激情9。(高铁)

三,胸怀大志的美国少年马克·●温来到北京淘金,却从随处可见的小黄车里发现了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他的真实身份其实是……详情请见七月震撼上映的资本主义版速度与激情10。(共享单车)

四,社会主义版速度与激情9和资本主义版速度与激情10口碑不相上下,两大投资方北京街头约战广场舞,一曲定胜负。(广场舞)

五,华灯初上,车水马龙,霓虹灯下的咖啡馆里,每天都有一个老外蹲点搭讪,他来自寒...

2017-06-07

谢列兹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传》:「好多好多年以后,当陀思妥耶夫斯基重又想起那永留记忆之间的遥远时刻的时候,他写道:当时我“坚信,反正未来还会属于我,只有我一个人才是它的主宰。”
主宰,一个逆来顺受地等待着把自己绑上耻辱柱的时刻到来的主宰?
……
最伟大的驯服,但也是最伟大的高傲……也许就在当时,就在诀别人世的那几分钟,他甚至不是以思想,而是以感觉,以一种下意识把自己的死刑台和骷髅山作了一番比较,从自己那无尽的屈辱中看到了通往精神复活的道路?
一个叫利沃夫的跟他同样判了死刑的人后来说:在准备行刑的过程中,他们彼此还能小声说话。绝大部分人的脸上说不清为什么都挂着平静的微笑。陀思妥耶夫斯基想起了雨果“被判处...

2017-06-07

谢列兹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传》:「“1837年新年一过,妈妈的身体就坏透了。她已经几乎起不来床,一进二月,竟完全卧床不起了……这是我们童年最悲伤的一段日子。也不难理解,我们已经做好了随时失去母亲的准备。我还记得母亲去世前的那个夜晚,她那时大概是回光返照,意识非常清楚,叫我们把耶稣基督的画像拿给她,以极微弱的声音说了一番话,然后又嘱咐一番,又为父亲祝福……2月27日上午,妈妈去世了,她才三十六岁……”
过不几天,不等陀氏兄弟从这个打击中恢复正常,又一个噩耗传来:“我国的诗坛泰斗陨落了……普希金去世了……”
作家的弟弟回忆说,“费奥多尔哥哥跟大哥谈话时几次提到,前些日子没有给妈妈服丧,这次他要请求父亲...

2017-06-06

写于16年2月。

@Urszula 来给你看看我一年多前写的冷战组……虽然没有写完。我也不知道当时想写啥。虽然写得不咋地但是你一定记得夸我一下(……)
为什么觉得我的文风毫无进步啊🔫

“我想这会是场美好的旅行,阿尔弗雷德。”
伊万抱着双臂站在落地窗前,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夜空。这里是人迹罕至的荒漠地带,也因此天空澄净,星辰璀璨。来自天际的光源穿越亿万光年的岁月笼罩着这处荒凉的角落,连绵起伏的山脉坐在荒原边缘,身上的沙砾折射出五彩斑斓的柔和光芒。石块与泥土如同凝固的河流似的静默着。远处的卫星接收器像一只只伸向宇宙的巨掌般整齐地排列,在月色下闪着金属的冷光。
阿尔弗雷德倚着墙,目光毫无焦点地看着窗外。伊万歪过头看着...

2017-06-04

“你这鼠辈!”

※陀思妥耶夫斯基与夏目漱石的……猫鼠组日常。建议搭配@过饱和喵 的图一起食用。

脑洞 @有并 
搞笑来的。我特么在写什么……我怎么还真写了……(抱头)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倘若夏目先生此刻手里还能拄着杖子,想必是要拿它点着地,痛心疾首地这么说着的。

但是他却不能。此刻的夏目先生只得懊恼着,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在陀思妥耶夫斯基路过的时候喵那么一声。

他也就喵了那么一声,胡子顺带抖了两抖,算是给自己跟踪这么久的对手打个招呼。谁知道他老陀就突然停下脚步朝他看了过来——夏目先生心脏差点骤停,心里嘀咕,这怕不是被看出来了吧?不能吧?这鼠辈没有“神之眼”这劳什子东西吧?

于是他又...

2017-06-03
1 / 18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