仿生人会涮电子羊吗

欧叔到底是什么大可爱啊

潮音

warning:CP芥川龙之介(性转)x樋口一叶,微红镜。


那么,在下要开始讲述了。关于樋口小姐与在下的一切,在下要开始讲述了。

前端时间里,在下拿来了自己和樋口小姐之间往来的信笺,想请您过目。不,这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如果在下还能见到樋口小姐,想必她会赞成在下的做法,这是在下基于对她的了解、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所做出的判断。总之,您不必在乎这样的行为是否合乎礼仪。

是的,太宰先生与在下曾经是师生的关系。说到太宰先生,他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啊。在学院里时,太宰先生最出名的举动就是面向着横滨的港口,日复一日地画着所看到的海面。还有他坚持不用学校统一配给的办公桌和办公椅,硬是从教室里搬了一套...

听见物业处抱怨院子里的猫太多。一位涂着紫色指甲油的中年阿姨说,有小猫娃吗?管钥匙的人说有啊,地下室有五六只,你没看到?
没有。
那可能是被大猫叼跑了。管钥匙的人蹲下来抽烟。大猫你要不要?院子里猫娃好抓,上次送到西郊人家里好几只。
中年阿姨撇嘴,鲜红嘴唇撇得像躺倒的感叹号。不要,小猫娃好看,那大猫长得……要是美国猫,那我还要。
管钥匙的人哂笑,你说的那是名贵猫,那还想捡?
风吹过来,把她包里塞的名片吹掉了。深粉色的底,明黄色的大字:回收旧家电。
管钥匙的人弹着烟灰喊道:你钱掉了!她马上低下头,一边捡一边说:哎呀,这个还有用……然后塞进包里。
管钥匙的人笑:你看看我一说钱,你头马上扭过来了。

死者与死者的故乡

warning:果陀音乐节第十八棒

原曲:《Broken Brights》 —— Angus Stone

非常不果陀的果陀(。


鸽子在屋顶上方的天空中盘旋。茉莉花的花瓣纷纷下落,蜜蜂在镀上夕阳光辉的花丛中震动双翅,发出嗡嗡的声音。

远处的村庄和山路逐渐模糊成了雾气,似乎过去的路都已经不存在了。我到这里足足用了一天,但看上去这是个没有人住的村子。我在来这里的路上遇到了一个体态肥胖的中年男人,他有和我一样的眼睛;还看见了一个戴着面纱的女人,但只是一瞬间,马上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我把行李箱放在堆满杂物的院子里,谨慎地打量着这个站在门口的年轻人,他好像在倾听什么。他与信中描写的形...

一场漫长的谋杀

warning:是之前的太陀合志参本文,写的时候晕晕乎乎的,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定了零点的定时发布,我一定是解禁最早的那个人(骄傲



车站里的小酒馆是最容易发生故事的场所。这里虽然人来人往,但是总有那么几个固定的常客,四通八达却又空间有限,而且进来的人总得留下点什么东西才离开。比如钢镚和钞票,香烟盒和口红渍,厕所墙壁上的油性笔字和鞋印,木板上的一口痰,留下的尽是垃圾和腐败的气味。

这里就像一个方盒,一个与其他地方别无不同的方盒,承载人的容器。太宰治对这样的方盒怀有天然的厌恶,因此他从高中出逃,在应该读书的时间里独自跑到大街上闲逛,在几乎荒废学业时才重新回到学校。他同样厌恶...

十卢布圣徒与玫瑰

warning:果陀

这是一个小脑洞,最近太忙了没有时间展开写,就摸鱼一下。


“我想你有什么东西忘记送我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走在前面,突然停了下来。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狭小的窗户照射进大厅里,一道细长的光投射在圣像上。他皱起眉头,似乎正在疑惑。“你还记得吗,尼古莱?”

“......大概。”果戈理抬起头,看向那个站立在台阶上的纤长幻影。“大概。”

“记得给我。”说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形象朝他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逐渐隐没在光线里。


“您应该买一个圣徒回家,先生。”神父站在台阶上,那双深邃的灰色眼睛透过镜片看向果戈理。金色的光线像蛇一般在透明的...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