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一场漫长的谋杀

warning:是之前的太陀合志参本文,写的时候晕晕乎乎的,简直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定了零点的定时发布,我一定是解禁最早的那个人(骄傲



车站里的小酒馆是最容易发生故事的场所。这里虽然人来人往,但是总有那么几个固定的常客,四通八达却又空间有限,而且进来的人总得留下点什么东西才离开。比如钢镚和钞票,香烟盒和口红渍,厕所墙壁上的油性笔字和鞋印,木板上的一口痰,留下的尽是垃圾和腐败的气味。

这里就像一个方盒,一个与其他地方别无不同的方盒,承载人的容器。太宰治对这样的方盒怀有天然的厌恶,因此他从高中出逃,在应该读书的时间里独自跑到大街上闲逛,在几乎荒废学业时才重新回到学校。他同样厌恶...

十卢布圣徒与玫瑰

warning:果陀

这是一个小脑洞,最近太忙了没有时间展开写,就摸鱼一下。


“我想你有什么东西忘记送我了。”陀思妥耶夫斯基走在前面,突然停了下来。淡金色的阳光透过狭小的窗户照射进大厅里,一道细长的光投射在圣像上。他皱起眉头,似乎正在疑惑。“你还记得吗,尼古莱?”

“......大概。”果戈理抬起头,看向那个站立在台阶上的纤长幻影。“大概。”

“记得给我。”说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形象朝他淡淡地笑了一下,然后逐渐隐没在光线里。


“您应该买一个圣徒回家,先生。”神父站在台阶上,那双深邃的灰色眼睛透过镜片看向果戈理。金色的光线像蛇一般在透明的...

看了一下北京animatecafe和文豪野犬的联动。别人都是莫吉托,拿铁,巧克力,爱尔兰咖啡,到老陀这儿,桃子味牛奶。这既视感就像一群穿着黑风衣戴着黑墨镜的酷哥中间坐了一个手捧牛奶瓶的幼儿园小朋友。(……

谋杀伯利恒之星

warning:CP佩帕,ooc,赛博朋克背景设定

现在是周日傍晚,蓝紫色的天幕向地平线两侧平滑地延展开来,光轴铺就的流线型道路像水银般从黑暗的城市丛林中倾泻而下,直达那些蜂巢般排列在城市底部的贫民窟。近处的公司大楼看上去像是现代的罗塞塔石碑,巨大而醒目的红色标语挂在黑色岩壁似的外墙上,仿佛巨兽闪烁的眼睛。藤野公司制造的全息投影在拱桥和高速公路间来回移动,看上去有如夏日的幻影。帕洛斯把视线移至方向盘上方,看到一个身着艳丽和服的艺伎影像正在用那双美丽而空洞的眼睛注视着他,然后踏着程序设定的节拍缓步离去,和服上的精致花纹与黄金般瑰丽的落日融为一体。


线人发给他的图片来自轨道对接...

悄咪咪收下(比心)

缺佩:

借物:

Model:7DOC、Effect:ray、dGreenerShader(ドゥドゥ、下っ腹P)


做出来了!仿MONO的三张海报,感谢三位太太的授权(狂喜)

因为配图含个人对文章理解,难免有曲解原文或不达意的地方,希望太太们看到不要嫌弃orz

算是花式表白(捂脸)以下是原文链接——

P1http://largedick.lofter.com/post/1e483748_117ef958《关于A的一次死亡》(帕独

在凹凸遇到的第一篇神文!

P2http://xuanyuzi.lofter.com/post/1e6ff372_12787899...

之前参的太陀本在六一儿童节这一天到我手上了,暴力撕快递后拿出来很感慨地摸了两下,龟龟,这冷得快到南极点的CP也有出本的一天啊,真的太励志了,我被感动到了。

在出太陀合志这件事上我觉得灯鬼同学很强,出本真的挺麻烦的,如果要换做我大概是完全懒得做的。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太陀tag里只有18篇,陀太稍稍热一点,tag数81篇。那个时候是绝对想不到太陀还能出本的,一是找不到文手画手,二是出了估计也没人买。像我这种懒人,找到合适的借口后立马就心安理得地躺平了。
然鹅到了去年十一月二十号,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灯鬼同学过来敲我:朋友,来一起出个本吧,时间不会太赶,没人买大不了就一起糊墙。
我觉得这是个建设性的提议,...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