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清水,拆逆随意,谨慎关注

蠢月亮

warning:CP霍玛,背景是1950s的美国


米切尔看着桃红色的天空,她烦躁地拽了拽裙摆,天气实在太热,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家庭教师在这种炎热的天气里也要求她穿着厚重的裙装出来散步。被天空照映成粉色的山脉柔软得像是奶油,群山的中间有一块半月形的白色沙地,然后是漆黑的礁石,浮出蓝得不可思议的海面,看起来像女人浑圆的膝盖。那海水是一种明亮的蓝,看上去像是油画颜料的质地。小镇上的其他女孩们待在礁石上,米切尔可以清晰地看到她们光滑圆润的臀部和被红色波点泳衣包裹的丰满胸脯,她们往身上擦橄榄油,好让自己晒得更均匀好看一些。米切尔的父母和家庭教师严厉地警告她离那些女孩子远一点,因为她们晒完太阳之后...

Lazarus

warning:微量陀太,以“我”(旁观者)的角度叙述。很短的摸鱼。ooc。

“您不应该在这时候来参观他的故居,”导览员说,“里面刚刚修缮一新。对一幢故居来说有些太新了。”
我不想指出策划此次参观的人正是导览员自己。他戴了一顶黑色的圆礼帽,西装拘谨地穿在身上。他的穿着,还有手表表盘上的金色闪光使他看上去像是印在电影画报目录页的那些摄影作品里的人物。他的身上散发出雪茄和剃须水的气味。旧时代的气味。
但是他说的是实话。主办方试图将房间布置得好像房主人刚刚出去不久,随时都会回来。家具都打过蜡,花瓶里放着剪裁整齐的花束。每一样东西都崭新得过分,在它们上面丝毫见不到岁月的痕迹。

“这就是他的,”导览员停顿一下,...

“Vanitas”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永远爱老北

翻了翻从之前到现在的文,总体大概就是一个从打磨描写到逐渐注重架构的过程(虽然还不太OK)。感谢毛团团提出的意见!我冲过去一个muamua(……)
最后说到刚摸的这条短鱼,个人对这篇实在不太满意,觉得也就起到一个重新练练手的作用,并且试图重燃对两位纸片人的爱意(但是没有完全燃烧起来,所以感情上没有能写得更打动人。)
其实是想展开更多背景的,但是我看了看时间,很困,然后懒得写了(滚

过饱和喵:

——给 @山见鹿 鹿《春海》、《他连自杀都不会》repo



*原文链接: 《春海》 ,《他连自杀都...

国王唱歌

Warning:CP果陀,摸鱼除草,辣鸡复健,ooc预警


冬鸟沉寂了三个月,如今它们终于飞回来了。这些鸟在靠近码头的海面盘旋,整个港口上都散落着它们的羽毛。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最后一个从船上下来的,依旧披着他的黑披风,里面一身白色,帽子被他攥在手里。他好像是困惑自己到了什么地方,漫无目的地四处看了看,然而空旷的街道上除了被卷起来的塑料袋和纸片之外什么也没有。整座城市散发着冷冷的金属灰色。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记忆里,差不多是四年前,他在这个城市里遇见了果戈理。总有人问起他们怎么相遇、发生了什么,好像这些问题很重要似的,但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厌倦了这种温吞冗长的讲述,这种回忆给他的感...

我:看!我的纸片小朋友来了!
友:这不是塑料片人吗??
我:都差不多,塑料比纸片刚硬一点。
友:你在找啥?
我:找书。【抱出来书并堆在桌子上假装是布置得很好(个头)的背景墙
友:【看了一会儿】你的拍照技术一直这么辣鸡吗?
我:差不多吧,全凭被拍摄者颜值硬撑。
友:【看了看陀总的脸】哦,那他应该能扛住。
友:【又看了一会儿】……你这个滤镜……
我:啊?
友:我觉得对他来说过于小清新了。
我:那你给我挑一个。【递过去】
友:哎呀,哎呀,哎呀你看这个!【设置滤镜】是不是跟他们官方的配色蛮像的,又血红又灯黄,营造一种在昏暗灯光下刚刚杀了人侦探已察觉不对而凶手手套上沾着没干的血嘴角勾起坏坏的弧度。【见P2】
我:……像!
友:对吧...

第一棒从头看到尾后不禁陷入了沉思。
另外身为第一棒需要明确一下,写的是“吕小绿家养了红鲤鱼绿鲤鱼和驴,李小莉家养了红驴绿驴和鲤鱼”。挑绕口令写的初衷是因为对堡里几位南方人写着写着念出来时候的表情十分期待,结果TM发现这群人都没看出来前一棒写的啥……🌚

…另外年龄大只是相对来说的!我才二十!并不是真的老年人!


魔仙堡乱搞组:



魔仙堡第一届击鼓传字大会!
历时一天终于结束啦
参与人员为魔仙堡十人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