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蠢月亮

warning:CP霍玛,背景是1950s的美国


米切尔看着桃红色的天空,她烦躁地拽了拽裙摆,天气实在太热,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家庭教师在这种炎热的天气里也要求她穿着厚重的裙装出来散步。被天空照映成粉色的山脉柔软得像是奶油,群山的中间有一块半月形的白色沙地,然后是漆黑的礁石,浮出蓝得不可思议的海面,看起来像女人浑圆的膝盖。那海水是一种明亮的蓝,看上去像是油画颜料的质地。小镇上的其他女孩们待在礁石上,米切尔可以清晰地看到她们光滑圆润的臀部和被红色波点泳衣包裹的丰满胸脯,她们往身上擦橄榄油,好让自己晒得更均匀好看一些。米切尔的父母和家庭教师严厉地警告她离那些女孩子远一点,因为她们晒完太阳之后...

“Vanitas”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永远爱老北

翻了翻从之前到现在的文,总体大概就是一个从打磨描写到逐渐注重架构的过程(虽然还不太OK)。感谢毛团团提出的意见!我冲过去一个muamua(……)
最后说到刚摸的这条短鱼,个人对这篇实在不太满意,觉得也就起到一个重新练练手的作用,并且试图重燃对两位纸片人的爱意(但是没有完全燃烧起来,所以感情上没有能写得更打动人。)
其实是想展开更多背景的,但是我看了看时间,很困,然后懒得写了(滚

过饱和喵:

——给 @山见鹿 鹿《春海》、《他连自杀都不会》repo



*原文链接: 《春海》 ,《他连自杀都...

国王唱歌

Warning:CP果陀,摸鱼除草,辣鸡复健,ooc预警


冬鸟沉寂了三个月,如今它们终于飞回来了。这些鸟在靠近码头的海面盘旋,整个港口上都散落着它们的羽毛。陀思妥耶夫斯基是最后一个从船上下来的,依旧披着他的黑披风,里面一身白色,帽子被他攥在手里。他好像是困惑自己到了什么地方,漫无目的地四处看了看,然而空旷的街道上除了被卷起来的塑料袋和纸片之外什么也没有。整座城市散发着冷冷的金属灰色。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记忆里,差不多是四年前,他在这个城市里遇见了果戈理。总有人问起他们怎么相遇、发生了什么,好像这些问题很重要似的,但陀思妥耶夫斯基已经厌倦了这种温吞冗长的讲述,这种回忆给他的感...

午夜飞行

warning:cp直银。谷崎直美x芥川银。

 @过饱和喵 的生贺。♥


谷崎直美回到家后没有开灯,她蹬掉高跟鞋径直倒在沙发上。窗户似乎没有关太严,窗帘被吹得膨胀起来。

”我下班了。“她给自己的哥哥发信息。手机屏幕慢慢暗下去,随即又亮了起来。

”这么晚吗?以后可以让我送你回去的。“

直美翻了个身,把身子摊得更平展些。”不必啦,今天是打工的最后一天了。“

”好吧——今天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谷崎直美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有啊。“她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你等我慢慢说给你听。“


横滨的夜晚非常寂静。雨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它们过于沉默,被完全掩盖在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我爱老琴

椎名空琴:

有空单独画个文身在背上的艾比😭
p2素材来自酷哥 @山见鹿

乙女椿

【摸个鱼,芥川银的视角。芥川兄妹与泉镜花的故事。】

哥哥在读《青年与死》。他又在看这篇文章,说总觉得像是另一个自己在另一个世界写下来的。
哦。我讷讷地回答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看不懂里面写的生与死,但每每看到死对青年B说“你忘记了,我是万物之母”的地方,就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银要更有耐心一些。”哥哥说着,把那篇剪下来的文章收起来。他并不责怪我,但我能从他句末的尾音里听到一点点的失落。那一点点的失落,就像小石子,像欲坠却又未坠的露珠。

“……忘记了我,也就忘记了生。忘记了生的人,只有毁灭一途。”

我那时对前面的段落更感兴趣,尤其是两位青年穿着隐形的斗篷潜入宫里的那一段。哥哥看这一段时似乎很泛泛,潦草地就...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