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访的右手

warning:CP果陀

灵感来自胡里奥·科萨塔尔《手的季节》

 @BSD南极点企鹅天团 


     “那个青年倒在白雪地里,头骨破裂,骨头与石阶相撞时发出破裂的脆响。”

       果戈理端了杯热茶,歪头看着那只手指着自己摊开的信纸簿上的一行字。那只手意识到他的目光,食指将纸面用力地敲了两下。

     “这句话写得不好吗?”果戈理把茶杯推到手的旁边。手感觉到滚烫的白瓷杯沿撒...

暴雨

warning:ooc预警,不知道自己在瞎写啥

本来想当文组作业交了,但是越写越发现好像并没有什么cp,所以文组作业还是下回再说叭


       这事没什么好提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站在桌子旁边,正在读一本美国人写的自传性小说。小说生动地描绘了美国登上月球那一年里人们遇上的种种不如意的事,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半间餐厅的烟雾缭绕里读着它,似乎看到了硕大洁白的月球,像垂着眼皮的眼珠一样,俯视着潮涨潮落的东部海岸和光斑闪烁的峡谷。

       不,一定有。芥...

我等待着自己的解体,从生活的无数个剖面中看到我支离破碎的残影。人有多样性,人是无数复杂感情的综合,只要找到准确的切入点,比如从头顶、从手腕、从趾骨切进去,我就会像金属或石头一样被剖开来。置身于一个场景就会进化出适用于一个场景的面孔,看电视时候的我,看着父亲切菜时候的我,摆弄母亲放在化妆柜里的珍珠项链的我,窥见别人叹息眼神的我,在中国的我,在异乡的我,我被切割成数个碎片,在各自的场景里熠熠生辉。我说的太多了,现在我不想说了。

他在对自己笑。他闭上眼睛,眼前浮现出那人明亮柔和的笑容,但始终是远远地笑着的,自己与他之间的距离永远不可消弭。想至此,他心底轰然一声,再睁开眼时,那人的笑颜便如水面上的月影一般破碎了。

潮音

warning:CP芥川龙之介(性转)x樋口一叶,微红镜。


那么,在下要开始讲述了。关于樋口小姐与在下的一切,在下要开始讲述了。

前端时间里,在下拿来了自己和樋口小姐之间往来的信笺,想请您过目。不,这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如果在下还能见到樋口小姐,想必她会赞成在下的做法,这是在下基于对她的了解、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所做出的判断。总之,您不必在乎这样的行为是否合乎礼仪。

是的,太宰先生与在下曾经是师生的关系。说到太宰先生,他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啊。在学院里时,太宰先生最出名的举动就是面向着横滨的港口,日复一日地画着所看到的海面。还有他坚持不用学校统一配给的办公桌和办公椅,硬是从教室里搬了一套...

听见物业处抱怨院子里的猫太多。一位涂着紫色指甲油的中年阿姨说,有小猫娃吗?管钥匙的人说有啊,地下室有五六只,你没看到?
没有。
那可能是被大猫叼跑了。管钥匙的人蹲下来抽烟。大猫你要不要?院子里猫娃好抓,上次送到西郊人家里好几只。
中年阿姨撇嘴,鲜红嘴唇撇得像躺倒的感叹号。不要,小猫娃好看,那大猫长得……要是美国猫,那我还要。
管钥匙的人哂笑,你说的那是名贵猫,那还想捡?
风吹过来,把她包里塞的名片吹掉了。深粉色的底,明黄色的大字:回收旧家电。
管钥匙的人弹着烟灰喊道:你钱掉了!她马上低下头,一边捡一边说:哎呀,这个还有用……然后塞进包里。
管钥匙的人笑:你看看我一说钱,你头马上扭过来了。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