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乙女椿

【摸个鱼,芥川银的视角。芥川兄妹与泉镜花的故事。】

哥哥在读《青年与死》。他又在看这篇文章,说总觉得像是另一个自己在另一个世界写下来的。
哦。我讷讷地回答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看不懂里面写的生与死,但每每看到死对青年B说“你忘记了,我是万物之母”的地方,就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银要更有耐心一些。”哥哥说着,把那篇剪下来的文章收起来。他并不责怪我,但我能从他句末的尾音里听到一点点的失落。那一点点的失落,就像小石子,像欲坠却又未坠的露珠。

“……忘记了我,也就忘记了生。忘记了生的人,只有毁灭一途。”

我那时对前面的段落更感兴趣,尤其是两位青年穿着隐形的斗篷潜入宫里的那一段。哥哥看这一段时似乎很泛泛,潦草地就...

@此页留白 

收到了!!!和官爹立牌扭蛋一起摆出来瞎拍了一下,画风毫无违和感💗💗💗🤩🤩🤩
……词穷了,不会吹了,试图用表情包表达心情(……)

吻神

warning:冈x陀(性转)

冈察洛夫的手指在敞开的矮柜里翻检着。他的眼睛在悄悄地窥探柜子里的东西:两只半开的抽屉,其中一只塞着从市场上买来的布料和缎带,乱糟糟地堆在一起。缎带,粉红色的,深红色的,紫色的,还有本来应该缀在带子上的珠子。另一只抽屉的边缘伸出一小截蕾丝,冈察洛夫好奇地向它瞥了一眼——只一眼。那是什么?他漫无目的地想着,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样的蕾丝。暂时想不起来。他的眼睛朝柜子上看过去,没有抬头的动作,额头上挤出了细纹。他不想让陀思妥耶夫斯卡娅发现有个男人在小心翼翼地偷窥她的梳妆柜,她就坐在离他几米远的地方,身体陷在一只深红色的绒面椅子里,赤着双脚。他看见柜台上摆着一个又一个小瓶子...

点♥我♥看♥三♥人♥组♥在♥线♥卖♥苹♥果

warning:苹果组三人的沙雕学院日常。特别爽文,特别ooc,点开需谨慎。

部分脑洞 @过饱和喵  @砚友 


1.

新来的同学是个俄罗斯人,是个肤白貌美个子高挑的小帅哥。小帅哥站在台上操着半生不熟很难听懂的日语做自我介绍:

“我叫费奥多尔·米哈伊洛维奇·陀思妥耶夫斯基。你们可以叫我费奥多尔,也可以叫我费佳,也可以叫我费久沙或者费季卡。”

太宰治同学学得很快,身为班长,他发扬了友爱互助的精神,决定先和新同学熟悉起来。于是他问道:

“可以用更亲切的称呼吗?”

俄罗斯小帅哥微笑着说可以,心头涌上不祥的预感。

于...

一日长于百年

warning:CP帕佩
ooc,短打

帕洛斯去警察局报案:我的戒指丢了。他在警察局的大楼里待了足有一个半小时,从一个窗口到另一个窗口,玻璃板后穿制服的女人换成穿制服的男人,最后又换成一个女人。他从最后一个女人的手里接过一本登记簿,很厚,海绿色的封皮,纸张发旧泛黄,边角卷起发毛,散发出一股橘子皮的味道,混着淡淡的香水味和皮革的味道。他翻开登记簿,翻了一页又一页,全是人名、电话、住址、遗失物的名称,用黑色、墨蓝色、亮蓝色、绿色、红色的笔写成。他翻到最后一页,在最后一行空白上写下自己的假名和对应的联系方式,遗失物品的一栏写上“戒指”两个字,住处空了下来。

他把登记簿合上送了回去,玻璃板后面的女人翻开看了...

分成两半的子爵

warning:微量的水仙帕

...手滑删掉了,什么脑子...


帕洛斯先生回到家乡的那一年,我刚好满十岁。他是我们这里的领主,三年前被老子爵指定接受自己的特权,所有人都感到惊讶,那时候他才十五岁,且据我们所知,他没有亲人。两年后,他被派上战场,连一个随从都没有带。

他回来的时候是上午,天色阴沉,厚厚的云层像一大块凝固的灰色果冻。没有鸟鸣,周围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在默不作声地做着自己的活。这时候突然有个伙计尖叫道:“子爵大人回来了!”于是大家一齐把脑袋转向那个伙计所指的方向,包括我在内。远远地,我看见那座黑色的山巅上有一个移动的小点,像一只从墙壁上爬下来的蜗牛。那个黑点逐渐地靠近,我...

2 3 4 5 6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