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

安息鸟

warning:果陀果无差

ooc得飞起了


在被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选择为闲谈的对象时,我感到受宠若惊。这位怪脾气的老先生在这里待了有一段时间了,他几乎从来不和任何人说话。他也没有什么别的爱好,每天下午,当护工推开他的房门走进来给他换洗床具时,都会看见他一个人坐在窗边,像尊雕像似的望着天空,一直到晚霞渲染天际的时刻才会慢慢地挪回壁炉旁。

我扶着他的胳膊,好使他能躺得舒服一些。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已经有将近两个月没能起来了,医生们说他的病情在恶化,也许活不过春天。我往他衰弱的脊柱后多塞了两个枕头,这样他能随时调整自己的姿势,而且如果要拿什么纸笔书本,这个角度刚刚好。他冲着我微微地笑了一下,...

万火归一

warning:

①陀涩陀无差

②年龄操作含:涩泽龙彦20岁,陀思妥耶夫斯基16岁

ooc,常识缺乏,因为并不知道涩泽龙彦的具体性格是什么样的,给他道一万句歉


海岛的白天长得令人窒息,正午阳光炽热,树丛和干燥的地面上蒸腾起一种别样的气息,温热,微酸,就好像大地在一翕一张地呼吸。陀思妥耶夫斯基拣了一块阴凉处的石头坐下,那块石头可能是山体滑坡时从山巅上滚落下来的,经过岁月侵蚀已经被磨成了不规则的椭圆形。靠着洞穴壁的一侧长了青苔,陀思妥耶夫斯基在坐下之前谨慎地观察了一会儿,然后摘下手套擦了擦。涩泽龙彦站在背光的地方,看见他沾上苔藓和泥土的手套后皱了皱眉。陀思妥耶夫斯基笑了起来,“已经...

难道我们不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吗

时隔一年,友人A打来电话,说她想和我谈谈。我翻着书说好啊,没问题啊。

友人A说,那我开始说了。我翻着书说好啊,把纸翻得哗啦啦响。

我知道她想和我谈谈,按理说在这一年里有无数次机会都可以让我们好好谈谈。但机会是易逝的,上午过于忙碌,时间一晃就到了中午,下午又让人觉得疲乏,好像趴在空调机上的猫一样,只想懒懒地甩甩尾巴。何况她要讲的事情算沉重也不沉重,算棘手也不棘手,对于茫茫众生来说是微乎其微的,但放自己心里算块堵,就这么大分量,因此总有其他事把提及它的时间给挤没了去,就这样一直到深夜,我与她对视一眼,默契地打着哈欠睡觉去了。

她在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我险些以为她又要打退堂鼓了,于是故意把书...

我不是欠你一根果味棒冰吗

warning:CP雷帕

ooc,ooc,ooc

本篇 @疾山 


帕洛斯是被自己手机铃闹腾醒的,抬头一看旁边的闹钟,凌晨5:42。他躺回床上伸手慢吞吞地去够自己的手机,抓到手里一看,又是佩利。

不就是个同学聚会,给他激动得。帕洛斯心底笑了一声,还没等按接听键,那边已经等得不耐烦给挂了,十秒钟之后发过来一条短信:“六点半老地方见吧帕洛斯,班长也来。”

帕洛斯的笑容渐渐凝固,班长也来?

帕洛斯噌地翻身下床冲进浴室撩了把凉水洗脸,毛巾胡乱一擦,下巴上还滴着水珠,湿漉漉的白色刘海乱七八糟地翘在额头上。他拿过手机又仔仔细细看了两遍,后背顿生一股凉气:

草,不是吧,雷...

打下来了“希望你”三个字,但是后面的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突然意识到对你来说已经不存在“希望”之后的时间了。认识你有一年,说逝者安息说祝你解脱都是我的臆测,也不够符合酷哥情谊的形象。愿你在那边开心一点。

然后我突然想起来,去年年初写的陀芥《北平春晓》里,形容芥川龙之介的那句“少年像蝴蝶”,是从她那里借过来的。如果今年去看你,就给你带一副那种超社会的镭射蝴蝶大耳夹子。

深吸)))

神灵庙婚庆车队队长:


“你懂不懂欣赏啊,”艾比紧紧贴着玻璃,“这些矿脉就像星球的血管一样。”她顿了一下,“它好像一颗心脏啊。”

@山见鹿 的帕艾!!其实老鹿这篇浪漫到骨子里的科幻故事让我很想用宫崎骏的画风画出来(大概是受天空之城之类的影响吧),但是就模仿不出来😭
请大家一起磕帕艾🙏🙏🙏🙏🙏🙏🙏

3 4 5 6 7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