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见鹿

Горьким словом моим посмеюся. 」

晨星

#鹰毒,玛法穆特x萨加纳斯




他的茶喝完了,早已套好的马在雪地上刨着蹄子,鼻子里喷出一团团白汽。月亮逐渐黯淡,渐渐沉进左侧黝黑的深谷里去;一道道暗蓝色的峰峦如海浪一般矗立在暗紫色的苍穹边缘,曙光从挂着星粒的天际扩展,逐渐照亮了白雪皑皑的悬崖。

玛法穆特跃上马,伊斯坎达尔收拢翅膀,安静地立在他的肩头。他环顾四周,萨加纳斯还没有发出行军的命令。 他拉了下缰绳,小声催促着马,快步朝树林后萨加纳斯的营帐走过去。

空中和地上都十分宁静,就像晨祷时的钟声。挂着白霜的马鬃在山谷里吹来的凉风里随着步伐有节奏地晃动着,玛法穆特悄无声息地转过营帐,绕过路边积雪里伸出的几丛树棵子,翻身下马,把它拴在岩石上。他现在清楚两件事:第一,萨加纳斯一定已经醒了;第二,萨加纳斯一定不在营帐里。雪在他脚下咯吱咯吱地响着,萨加纳斯的营帐已经接近山顶了,这里空气稀薄,日光眩目,血一阵阵地往他的头顶上冲,但是心情却变得轻松自在。

萨加纳斯坐在悬崖边的岩石上,后面洒满金辉的山巅上挂着一片灰云。少年动作轻捷得像雪豹似的,他抓起一团雪,把手冰了好一会儿;然后他悄悄地绕到萨加纳斯身后,双手猛地贴住萨加纳斯的脖子。

萨加纳斯猛地缩了一下身子。少年坏心眼地笑了起来,“怕冷吗?萨加纳斯将军。”

“不,”萨加纳斯皱着眉头抓着他的手,“你的手不冷吗?”

“不。”玛法穆特又笑了起来。晨光渐渐照进了山谷,也照亮了萨加纳斯的眼睛;他的眼睛就像燃烧的煤块一样。天上一粒星辰也找不到了。深渊里的溪流像银线一样蜿蜒着,一直流到山谷出口的白昼里。“我是来提醒您,我们该上路了,萨加纳斯将军。”

萨加纳斯把茶杯往石头上磕了磕,递给玛法穆特。玛法穆特一面把它塞进马背上挂着的囊袋里,一面朝萨加纳斯伸出手。

“干什么?”

“拉您起来。”玛法穆特一本正经地说着,脸颊红红的,明亮的眼睛露出认真的神气。“您的腿前天受伤了。”

“……”萨加纳斯叹口气,把手放在少年的手心里。“那您是不是还准备把我小心翼翼地护送过去到队列里呢,玛法穆特将军?”

谁料少年竟带着万分认真的神气“嗯”了一声。不知是否是因为雪后的山风过于冷冽,玛法穆特的脸红得像要滴下血一样。他一面紧紧握着萨加纳斯将军的手,一面拉紧马的缰绳,好让他坐上去。

萨加纳斯牵住绳,看着玛法穆特跃上自己的马。“玛法穆特将军,”他冷不丁地说,“你喜欢做我的副将吗?”

“……”少年拍拍马身上的雪,低着头,没有立刻作答。“……不喜欢。”

萨加纳斯挑了挑眉毛。“那你……”

“我更乐意坐在和你平起平坐的位置。”少年将军抬起头,迅速地看了萨加纳斯将军一眼,然后立马转过头去,直视着前面的路。

“我在您前面……开路……吧,萨加纳斯将军。”玛法穆特不待萨加纳斯就他刚才的话做出反应便急急地抢白道。然后他一夹马刺,不等萨加纳斯允许便催着马小步快跑到前面去了。

萨加纳斯看着他的背影,把那句“你应该在我后面”咽了回去。因为刚才玛法穆特急急经过他身旁时,萨加纳斯清楚地看到,他的副将连耳根都已经红透了。


评论(10)
热度(53)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