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见鹿

Горьким словом моим посмеюся. 」

小杀手

#果戈里x陀思妥耶夫斯基




夜很深的时候,房门被推开了一条缝。陀思妥耶夫斯基头也没回。来人似乎犹豫了很久,他在门口站了好一会儿,才把门推开,轻手轻脚地走进来。

来人在他身后坐下,带着沉重的呼吸声。他环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腰,用力地抱紧,把脸埋在他的肩膀上。

陀思妥耶夫斯基感觉到肩膀上一片洇湿。他试探着朝后伸出手,轻轻放在对方的脸颊上。

“尼古莱?”他小声问,“外面下雨了吗?”

陀思妥耶夫斯基抬起果戈里的下巴,朝后看过去。

果戈里的刘海湿嗒嗒地垂在额前,整个人就像从水里捞出来的小狗。他抬起头,鼻尖上挂的水珠顺着滴了下来。果戈里的眼睛红红的,好像刚刚哭过似的。

陀思妥耶夫斯基伸出手,擦掉果戈里脸上的泪珠。借着灯光,陀思妥耶夫斯基看到了对方沾满血的双手。

“你杀人了吗?”

果戈里哽咽着点点头。

“为什么?”

两个半大少年都沉默了起来。这是明知故问。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余光看到了果戈里兜里放的一沓钱,用橡皮筋严严实实地包扎好的,在灯光下反射着油腻的光泽。

陀思妥耶夫斯基沉默了很久,递过去一张纸巾。这不怪他。他这么想着,然后同样用力地抱了回去。

评论(23)
热度(93)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