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见鹿

Горьким словом моим посмеюся. 」

喜欢《文豪野犬》里的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原因是,他就是个坦坦荡荡毫不做作出场bgm都得变调的反派,黑中黑,没什么非得洗白白的地方。观众不用看他在杀人放火前犹豫纠结百转千回,他也不会有什么良心不安忏悔流泪,他拍拍手吹着口哨就走了,打心眼里觉得他做的事情都是理所应当的。
甚至我不希望他在作品里最后爆出来什么悲惨童年史,最后把反派洗个溜儿白。既然是“魔人”,恶魔就是恶魔,非得戴个光圈当天使反而没意思了。我觉得这样挺酷的。

评论(13)
热度(104)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