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清水,拆逆随意,谨慎关注

之前参的太陀本在六一儿童节这一天到我手上了,暴力撕快递后拿出来很感慨地摸了两下,龟龟,这冷得快到南极点的CP也有出本的一天啊,真的太励志了,我被感动到了。

在出太陀合志这件事上我觉得灯鬼同学很强,出本真的挺麻烦的,如果要换做我大概是完全懒得做的。去年三四月份的时候太陀tag里只有18篇,陀太稍稍热一点,tag数81篇。那个时候是绝对想不到太陀还能出本的,一是找不到文手画手,二是出了估计也没人买。像我这种懒人,找到合适的借口后立马就心安理得地躺平了。
然鹅到了去年十一月二十号,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灯鬼同学过来敲我:朋友,来一起出个本吧,时间不会太赶,没人买大不了就一起糊墙。
我觉得这是个建设性的提议,而且当时刚好有一篇太陀文想写。于是我就说,好呀好呀可以呀。
灯鬼同学说,OK,那我们来确认一下字数……

然后我就开始地狱写稿。

之前在APH坑底的时候出过(质量很差的)个人本,参加合志还是第一次。整个参本过程里问题之一是控制字数,当时交了一篇2400的旧文(《缓刑》),还有2w的新文,字数上下浮动5k,而我一直写的篇幅都比较短小,一次敲个几千字还行,一次性1w5就……这个问题很大,要慌。
有问题找主催,我敲开灯鬼同学的小窗qwq了起来。
灯鬼同学非常善解人意:要不拆成两篇,你把你刚写的那篇(《他连自杀都不会》)发过来。
我表面上平静地表达感谢,心里其实已经举国欢庆鞭炮齐鸣汇聚成欢乐的海洋。

负责给我的文画插图的是莲衣同学 @这个人会有梅林的 ,非常劳模,《缓刑》的插图在二月初就打好草稿了。莲衣给我发了三张图,一二三,老鹿你看你喜欢哪一幅。
我:你猜猜。
莲衣:……一或三?
我:……我靠其实我看上第二张了。

在确定第一篇的插图之后,她开始画,我开始写。直到三月十号之前我俩的对话基本是这样的,你画了吗,还没有,你写了吗,好巧我也没写,今天凌晨应该能给你,这个周末一定能写完,算了要不你就先这么画着吧(……)
说起来,我在APH坑底出的个人本里的插图就有莲衣同学画的。应该是15或者16年,似乎原稿我还留着。放心吧莲衣同学,这种应该被封存在往昔之风里的过去早已凝结成了时代的眼泪,我会替你好好保存下去的。

总之,在三月二十号的上午,在过去了整整四个月之后,我终于把改了五遍的稿子给交上去了。太不容易了!交完之后起码有一个月的时间我都不想再看见老陀和老宰的脸了!

当然收到还是很开心的,蛮厚的一本,摸着很有成就感。最后感谢各位参本的文手画手以及作为guest出镜的各位!大家都辛苦啦,尤其是写完自己的稿后还要负责后续交印等工作的灯鬼同学 @游魂屋 !mua!

评论(13)
热度(58)
  1. 游魂屋山见鹿 转载了此图片
    斯达夫们的本子终于陆续送到了吗,我泪奔! 当时匹配文手和画手的时候想到鹿的缓刑和莲衣的一张老陀,都是...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