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见鹿

Горьким словом моим посмеюся. 」

就纳博科夫的描写方式来说,这个作家应该是个联觉者。他的描写虽然繁琐,但并不是简单的词藻堆砌和毫无意义的联想,而是感官的流动。就好像是,他把感受到某事某人的一瞬间,就那几秒的时间,细细掰开,然后从每一个剖面进行解释和联想,从触觉联想到听觉、视觉、嗅觉、味觉,五感随意两两结合,最后再引到自己的思考和想法上。
再比方说,兰波有一首诗,叫《元音》:

A黑,E白,I红,U绿,O蓝:元音,
终有一天我要道破你们隐秘的身世;
A,苍蝇身上的黑绒背心,
围绕着腐臭嗡嗡地不已;

阴暗的海湾;E,汽船和乌篷的天真,
巍巍冰山的尖顶,白袍皇帝,伞形花的颤动;
I,殷红,咳出的鲜血,美人嗔怒
或频饮罚酒时朱唇上的笑容;

U,圆圈,青绿海水神圣的激荡,
散布牛羊的牧场的宁静,炼金术士
宽阔的额头上的智者的皱纹。

O,奇异而尖锐的末日号角,
穿越星球与天使的寂寥:
——噢,奥米茄眼里那紫色的柔光!

这首诗其实就是联觉,诗人要赋予元音字母颜色,声音,画面,情绪, 从而达到最大限度的联觉,诗意随思绪扩张。

所谓联觉,或者说通感,指的是本来是一种通道的刺激能引起该通道的感觉,现在却同时引起了另一种通道的感觉,就比方说有的人会“看到”淡红色的声音,看到蓝色就觉得是苦味,等等,是一种神经学症状。有的人会两种感官联觉,有的人会三种感官联觉,不过三种感官联觉的人非常少。这种现象随着人成长逐渐消失,大部分人是从几个月大时开始,到青春期结束,但是有的人就会一生都有这种感觉。联觉及将不相干的观念与想法连在一起的倾向,简言之,就是具有创造力。创造力带来隐喻,而隐喻在艺术作品上的体现较多。

评论(10)
热度(89)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