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见鹿

Горьким словом моим посмеюся. 」

【纪陀】“你要在这枝花枯萎前,轻吻她。”:一封回信。

上篇走 http://沙的建筑者:一封来信。


你的信在我的旅途中到达了。

眼下,风正翻越一座又一座山头。我乘坐的列车在山间行驶,鸟雀从缀着红果子的枝头落到路边农妇的头巾上。

一座座村庄在我的车窗外掠过:它们有相似的水井,相似的房舍,相似的炊烟,还有凝结在花瓣上的露珠都是一模一样的。安德烈,你是虔诚的基督徒。如果你看看这些五月的麦田,就会发现它们和《圣经》里的描述别无二致;人间只有这一处麦田。如果你能停下来看看它,那就是上帝对你的疼爱。

我的朋友,我途经的山村与人们,连同他们的羔羊,都与圣子耶稣经过时的那些别无二致。

我这样回答你对我的怀疑:它是不存在的。神自会挑选祂意志的代行者,这一点无需向世间所有人说明。你要相信我,正如相信你自己。神在世间的代行者之所以意志强大,是因为他的随众对他深信不疑。信任是加强这一切关系纽带的力量。

亲爱的安德烈,我在走基督的老路呢:他打扫圣殿,驱逐了在圣殿中玷污神的那些人。而我也将如此行事,只是我要打扫的不仅仅是一间圣所里的污秽,而是这个世界的黑暗。我要铲除这世间由“异能”带来的所有恶,恢复原有的秩序。

我再一次重复人在伊甸园的经历:亚当坐在耶和华建好的伊甸园中央。一切都那么完美,静止不动,也无需变动。

而人类,这不知足的生物,他对每天端坐在园子中央欣赏这一切感到厌倦了。他想要自己创造些什么,或者毁灭什么,总之,他得参与进来。他不能仅仅是一个观众。于是,亚当伸出手,折下了一枝带花的树枝。

他做到了,参与到了世界之中;结果他打破了这世界原有的、完整的、静态的平衡。他折下一枝带花的树枝,然后又该如何处理它?又该如何命名它?世界发生了变动,完整变得残缺,静态变为动态。时间出现了,树枝上的花朵枯萎,树木重新长出新的枝丫,这是最后发生的事情。再然后,树木花草枯荣,生物依据此迁徙往返,潮汐涌动,季节变换,斗转星移。

安德烈,你看看你的周围:所有人的一切努力,不过是为了相互理解和支持,不过是为了融合。于是他们交流,沟通,繁衍,探索新的方法解决这些问题。他们探索出的路径越多,他们之间的分歧越大。“异能”是他们探索最多的一条路,也是影响最大的一条路。

这影响太大,以至于它快要被当做是唯一的信仰崇拜了。也很好理解,人嘛,总是期望得到自己原本不具有的东西。

信仰与路径之所以能够影响深刻,是因为人人都愿意相信它。那就好像是一团火,所有人都相信火将越来越旺,他们就一块接一块地往火里投进木头。那样的火当然是越烧越旺,只是在它不能够被人控制的时候,它就会反过来吞噬它的信众。

我亲爱的朋友,想想你自己的经历吧。就你的经历中,异能带给你的痛苦还不够多吗?那些察觉到异能存在的人们,对异能的垂涎还不够露骨吗?就你我所知,异能是外来的能力,异能者更像是它的宿主。那么等到探究到异能来源的时候,异能会被拿来做什么?你敢保证它不会落得和那些旨在早日结束战争的武器一样的命运?有异能的人会不会变得更有特权?没有异能的人会不会受到压迫?等一切变得难以控制的时候,这火已经吞噬掉人们脚下的土地了。

安德烈,我这样要求你:去做那只阻止亚当摘下树枝的手。

作为回报,我承诺你一定能在横滨获得你祈求已久的安宁和解脱。

安德烈,你要相信我,正如相信你自己。

安德烈,现在是入夜时分了。我乘坐的列车停在一个河边的站台旁,远处的山峦里,村庄在为夜歌留着烛光。河水在昏暗的月光里散发着蔷薇的香气,它将彻夜地潺潺流动。这里的河流和别处的河流别无二致,它将奔向远方。

所有的水源都将与天空相融,化作露珠,凝结在那根亚当手中的树枝上生长的、洁白的、还在安睡的花朵的唇瓣上。

请在那朵花枯萎前轻吻她,安德烈。

评论(2)
热度(70)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