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见鹿

Горьким словом моим посмеюся. 」

写于16年2月。

@Urszula 来给你看看我一年多前写的冷战组……虽然没有写完。我也不知道当时想写啥。虽然写得不咋地但是你一定记得夸我一下(……)
为什么觉得我的文风毫无进步啊🔫



“我想这会是场美好的旅行,阿尔弗雷德。”
伊万抱着双臂站在落地窗前,目不转睛地凝视着夜空。这里是人迹罕至的荒漠地带,也因此天空澄净,星辰璀璨。来自天际的光源穿越亿万光年的岁月笼罩着这处荒凉的角落,连绵起伏的山脉坐在荒原边缘,身上的沙砾折射出五彩斑斓的柔和光芒。石块与泥土如同凝固的河流似的静默着。远处的卫星接收器像一只只伸向宇宙的巨掌般整齐地排列,在月色下闪着金属的冷光。
阿尔弗雷德倚着墙,目光毫无焦点地看着窗外。伊万歪过头看着阿尔弗雷德心不在焉的表情,继续说道,“你不觉得星星很漂亮吗,阿尔弗雷德?”
“啊?……啊,是很漂亮。漂亮极了。”
“可是你根本没在看它们,阿尔弗雷德。”伊万不满地看着他,然后朝他走了过去。“你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伊万,”阿尔弗雷德偏过头,躲开伊万问询的目光。他用食指关节敲了敲玻璃,“看那里,那是天狼星吗?”
“让我看看……现在是冬季,有三颗排成直线的星星的应该就是猎户座。它的东南方向……嗯,应该就是。还有那边的南河三和参宿四。”
阿尔弗雷德的眼睛在星空下显得十分明亮。“我说,伊万,这有多久了?”
“…….”伊万抱起双臂,“你是说……哦,七年了吧。”


在踏入休斯顿国家宇航局训练营的第一天,伊万就遇见了这个让他咬牙切齿相爱相杀了七年的金发小伙。夏末的天气还很燥热,美国南部的阳光和伊万的美国室友脸上的笑容都亮得晃眼。金发小伙大大咧咧地往床上一坐,手里的可乐差点洒到伊万的裤子上。“我叫阿尔弗雷德·F·琼斯,来自华盛顿州。”他将空着的一只手伸向伊万,“你呢?”
伊万看着阿尔弗雷德把手里的空可乐瓶一个弧线扔进了垃圾桶,然后又从裤兜里摸出来一根巧克力棒嘎吱嘎吱咬了起来。“伊万·布拉金斯基,父亲和母亲都来自俄罗斯,但是从小在俄勒冈州长——”
阿尔弗雷德突然从床上一跃而起,一个箭步冲到伊万面前给了他一个熊抱:“噢天啦老兄,没想到我们俩家挨得这么近,HERO我觉得这可能就是缘分——”
这时候门被推开了,教练手里拿着花名册走了进来。
“看起来相处得很融洽嘛,小伙子们,”他满意地看着笑容灿烂的阿尔弗雷德和被抱得喘不过气的伊万,“希望你们在日后的相处中也能相互激励,共同进步,毕竟你们可是肩并肩以期战斗的战友……”
伊万缺氧的大脑瞬间清醒,“……啥?您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们的室友就是以后一起训练的搭档,也将会是一起执行任务的战友,听明白了吗,小伙子?好了,现在你们俩谁来把花名册上的签名一并签了然后去办公室拿点你们两个人的东西?”
“我我我我我!”眼瞅着金毛帅哥雀跃着跟教练跑出门外,被松开的伊万终于恢复了正常的呼吸。他一边扫视着室内一边伸了个懒腰,看见了一张贴在门后的公告。
“禁止食用高热量高脂肪高糖的食物,所有训练人员的餐饮由食堂统一供给,违者处罚200美金——”伊万慢慢读着,突然感觉背后有个什么东西硌着自己。他伸手摸了摸,拿到眼前一看,是一根被咬掉半截的巧克力棒。伊万默默一笑,把巧克力棒压平,在心底精准估算了阿尔弗雷德的身材比例之后,把它塞进了阿尔弗雷德的床单底下。
自那时候起,伊万的耳膜和脑神经以及体力都受到了高于其他训练人员起码一倍的磨练。阿尔弗雷德的心理承受能力和反应速度以及体力也得到了额外的训练,还多了一条屁股上沾了一块巧克力色不明污物的睡裤。

评论(6)
热度(23)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