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音

warning:CP芥川龙之介(性转)x樋口一叶,微红镜。


那么,在下要开始讲述了。关于樋口小姐与在下的一切,在下要开始讲述了。

前端时间里,在下拿来了自己和樋口小姐之间往来的信笺,想请您过目。不,这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如果在下还能见到樋口小姐,想必她会赞成在下的做法,这是在下基于对她的了解、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所做出的判断。总之,您不必在乎这样的行为是否合乎礼仪。

是的,太宰先生与在下曾经是师生的关系。说到太宰先生,他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啊。在学院里时,太宰先生最出名的举动就是面向着横滨的港口,日复一日地画着所看到的海面。还有他坚持不用学校统一配给的办公桌和办公椅,硬是从教室里搬了一套...

春海

warning:芥樋,芥川龙之介x樋口一叶

“特地来看湖吗?”樋口小姐在我身边坐下来,双手抱着膝盖。
我简短地“嗯”了一声,将目光停留在她的凉鞋上。湖对面是长满青草的大山,山后是滚滚的海水,海的气息正穿过渔网与栅栏的缝隙,从山的那边吹来,潮而温暖。
樋口小姐望着远处晚霞的余晖,淡淡的红色笼罩着山头,连草叶上的露珠也映得金黄。“春日火热如金——全城阳光明净!”不知怎地,想到了这句谢维里亚宁的诗句。仅此一句,便能想象到白日灼灼下宽阔空荡的异国街道,春日的鲜花灿烂地盛放的场景,真是生机勃勃。我看向她被夕阳笼罩上金色的光晕的侧脸,她的眼睛正像镜子一样倒映着对面的山色。
深红色的晚风如纱一样包裹着我和她裸露在外...

注定站在窗前:山见鹿《美人赠我小豆汤》repo。

非常感谢铝桑如此认真的repo!感动得不知所措几乎有点不知道该说啥了(つД`)
写这篇芥樋的动机是,想要试着练习一下写稍长的故事,因为剧情的架构和节奏是我不擅长的,而且已经很久没有写过。就算对于作者我自己来说,写这样的芥川先生和樋口小姐也是很陌生的。因此在写完上篇之后,中篇下篇磨了好久才出来,全是在想到底设置什么剧情。
然而铝桑竟然把文中的一点小心思全部看出来了,而且把我写的时候乱七八糟的思维理得这么清晰,实在是……我已经感动到词穷了。(你)
总之非常感谢这样认真的repo!!!超级开心!!!

题外话:中原先生和那位戴着眼镜的斯文先生之间的故事,大概是会写的。(•̀ω•́)✧

AlSiP/铝硅磷:...

【芥樋】美人赠我小豆汤 (下)

三日后,芥川先生依言到了清水寺的门前。寺门前蜿蜒而过一条溪流,日光倾泻在浮萍上。寺庙在稍高的位置,从山崖上往下看,薄薄的晨雾从枫树间撒下金色的光粒,一群身穿藏青色制服的女学生依偎着坐在石凳上,宛如成团簇盛开的龙胆花。
结伴穿着和服前来观赏枫叶的人群沿着山道缓缓移动上来。芥川先生仰起下巴张望,前前后后皆不见樋口小姐的身影。
是啊——芥川先生轻轻踢开脚边的石子,回想起樋口小姐那天说的话。她或许就是随口一说呢,三天的时间,对于一位社交丰富的女性来说,恐怕根本没把这事放在心上。那么他来这里又是为何呢,明明知道对方大概不是认真,但多少怀有些希望。芥川先生无端讨厌起这样的自己来。期盼不可预料之物时的急切焦灼让...

【芥樋】美人赠我小豆汤 (中)

不知何时起,庭院里的树木沙沙作响,下起了阴冷的雨。芥川先生一根接一根地抽着敷岛烟,面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卷小说。小说是樋口所写的,娟秀的字迹在薄如蝉翼的纸张上亭亭地立着。
“芥川先生,不要抽烟了吧。”樋口走进来,在他手边放了一杯热茶和一碟剥好的栗子。“抽烟太多对身体不好。”
芥川先生有些窘迫地把烟头摁灭。“失礼了。”他哑着嗓子说,环顾四周:“樋口小姐,恕在下冒昧,住在这里的只有您一人吗?”
樋口拿走盛着烟头的小盒,动作轻快地擦了擦桌子。“还有我的妹妹阿国。家里有一个仆人,偶尔会来。”
“偶尔吗?”
“我们付不起连月的佣金。”樋口小姐脸微微泛红。
芥川先生讷讷地嗯了一声。没有想到,城里有名的交际花竟然连一个仆人...

【芥樋】美人赠我小豆汤 (上)

*设定是画家芥川和交际花樋口。

昭和的秋日实在是繁盛。芥川先生脚步急匆匆地走在尘土飞扬的街道上,一手夹着包裹,一手压低帽檐,目不斜视地穿过拥挤的人流。不远处的桥边上红叶烂漫,绮丽地随着微风摇摆着。芥川先生的脚步终于踏上了桥,随之舒了一口气,把一直遮蔽着清秀眉目的帽子拿下来。远处的山峦静卧在如镜的水面上,白云悠远地舒展开来。极目远眺之处,火似的红叶沿着河岸艳丽地燃烧,一直绵延到河湾处。一叶扁舟自河湾那头悠悠驶来,垂钓者与船夫合乐而歌。此般旷达的景象被芥川先生尽收眼底,多日以来的不安与踌躇似乎都被一扫而空,眉头也跟着舒展起来。

再看芥川先生一直夹着的包裹:可不是一般的布料,这是由芥川先生在京都的店里特...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