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我是一块鱼缸里的装饰石

我遇到石生危机了朋友们!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咱是一块长得还可以的小石头,被打磨抛光之后和其他石头家人们堆到一起,放在花鸟市场里等待出售。

咱一开始还挺开心的,本来咱灰秃秃的,打磨完了以后变得晶莹剔透的,感觉咱就是石头公主(五块钱一大袋的那种)。唯一的问题就是打磨的时候那个机器太吵了,晃得咱头痛,耳朵边都是其他石头家人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声音,晃完以后咱就失忆了。咱开始思考一些石头哲学家才思考的问题,咱是什么石,咱打哪儿来,咱被打磨这么光亮又是要往哪儿去。

最后一个问题现在已经有了答案,咱现在在一个大鱼缸子里头打字,一周前,也可能是一个月前,也可能是一年前……也可能是好几年...

【23:00】梦境学者

“须经意使的必然:现者皆已现,且注定重现,现承于已现而续于未现。宇宙之有限和时间之无限使看似荒谬的悖论得以成立。同样的安排,无论乏味与否,都必将重现。”①

“这是什么?”果戈里转动手里的飞镖,然后瞄准漂浮在半空中的文字。

“我在玩一个游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声音从椅背后面传来。他将宽大的座椅转了过来,正面对着果戈里,好让后者看清他手里夹着的一张塔罗牌。“先随机抽取一张牌,然后从书架上随机抽一本书,随机翻开其中的一页,第一眼看到的那句话就是对抽到的牌所做的解读。”

果戈里瞧了瞧那张牌,是命运之轮。啊,这段不明所以的话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对这张牌的合适注解。他把手里的飞镖扔了出去,漂浮在微暗室...

24 - 岡本光市

😉

笔武士

*坂口安吾的视角。


自从得知“书”的存在后,坂口安吾也开始尝试写一部自己的书。就职特务课以来,他一直在撰写有关他人的报告,鲜少有机会畅所欲言。然而这件事真正做起来比他预想得要难,有些部分必须在清闲孤僻时完成,有些部分则必须在吵闹忙碌时才能动笔,要写的内容在他下笔之前就已经擅自安排好了自己的位置,仿佛安吾本人只是负责将它们誊写在纸上的工具。

“留下关于个人信息的纸质记录是很危险的,坂口君。”

这是来自种田长官的善意提醒,也是安吾面临的又一重难题。面对上千张空白稿纸和线格规整的日记本时,他连一个字都憋不出来,更写不出洋洋洒洒的长篇。他的自我曾在过去三重间谍的身份间喘息求生,已经被挤压...

来了来了

千柑寺:

◎ 坏种·The Bad Seed 2021果陀合志

一套 = 正刊x1+海报x1+书签x1+挂件x1+明信片x3+飞机盒x1,不拆卖


◎ 传送门:预售地址 & 文章预览


◎ 参本人员名单:

文:青羽 @青羽羽咕咕咕咕咕 

文:山见鹿  @山见鹿 

文:Did @Did

Guest文:阿彻 @Delta阿彻 

Guest文:西城光时 @西城光时

文...

欢迎来康康🥳

转载自: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