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笔武士

*坂口安吾的视角。


自从得知“书”的存在后,坂口安吾也开始尝试写一部自己的书。就职特务课以来,他一直在撰写有关他人的报告,鲜少有机会畅所欲言。然而这件事真正做起来比他预想得要难,有些部分必须在清闲孤僻时完成,有些部分则必须在吵闹忙碌时才能动笔,要写的内容在他下笔之前就已经擅自安排好了自己的位置,仿佛安吾本人只是负责将它们誊写在纸上的工具。

“留下关于个人信息的纸质记录是很危险的,坂口君。”

这是来自种田长官的善意提醒,也是安吾面临的又一重难题。面对上千张空白稿纸和线格规整的日记本时,他连一个字都憋不出来,更写不出洋洋洒洒的长篇。他的自我曾在过去三重间谍的身份间喘息求生,已经被挤压...

来了来了

千柑寺:

◎ 坏种·The Bad Seed 2021果陀合志

一套 = 正刊x1+海报x1+书签x1+挂件x1+明信片x3+飞机盒x1,不拆卖


◎ 传送门:预售地址 & 文章预览


◎ 参本人员名单:

文:青羽 @青羽羽咕咕咕咕咕 

文:山见鹿  @山见鹿 

文:Did @Did

Guest文:阿彻 @Delta阿彻 

Guest文:西城光时 @西城光时

文...

欢迎来康康🥳

转载自:

一些我能回忆起来的歌

写的东西里面有些会有背景音乐(?)如果我能想起来更多的话就继续往上加。


Michael Hoppé,《Moonflower》: https://y.music.163.com/m/song/1716303/?userid=108875676&app_version=8.1.80 

很早以前写过一篇陀芥(太能拉郎了,不愧是我),名字叫作《你当知我》。


The Clientele,《Reflections After Jane》: https://y.music.163.com/m/song/...

“不要误会”

白天开始变长了。窗户外面的树开出一串一串的粉色的花。我和其他人在厨房聊天,偶尔会喝酒,说现在白天的长度更舒适,去年刚来的时候,才下午四点,天就开始慢慢黑下来了,简直抑郁。说这些话的时候每个人都点头,就好像几盆摆在桌上的植物在渴求光照。

上周末和我的personal tutor聊天,一边写邮件一边想起来自己好像这一个月都特别忙,特别累,特别低落。他说这事儿常有,我上学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我的建议是你换个环境待待,比如来伦敦一趟。你可以邀请一位朋友同行,因为我觉得你不会想花一天时间和我待在一起。

我的pt真的是个特别好的人,给我和我的朋友当了俩小时的导游。我们从火车站出来,在贝克街和海...

浮窥:

2020年读书总结

按照阅读时间顺序挑了十二本今年读过又觉得最有意思的书。大部分都摘抄过。

《“景观”文学:媒体对文学的影响》,樊尚·考夫曼

作者将论述的重点放在了注意力经济对文学的影响,以及文学在新的媒介中所面临的困境。其内容对于传媒学而言可能有些老生常谈,但是对于第一次接触到相关理论的读者来说是不错的选择。

《洪水来客》,西蒙·斯塔伦海格

没什么别的,我就是挺喜欢这个作者的构思的……

有一个我觉得很特别的地方,大概意思是被人类工业遗弃后游荡在城市边缘的机器人们,有着无机的、色彩单一的躯壳,但是最爱的是柔软的、鲜艳的有机织物...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