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熔化的心

warning:CP果陀

本来想写一个长篇,但是没有成功,只有开头的这一小部分。写不完了所以干脆放上来了(自暴自弃😢


抬着棺材的人们匆匆地与他们擦肩而过,楼梯昏暗而狭窄,棺材的一角撞在了墙上,留下一道石灰印。那位年轻的太太终于被抬走了,她的丈夫走在队伍靠后的位置,垂着头,沉默不语。如果观察得仔细些,会发现他皱着眉头,用充血的眼睛瞪视着地面,好像还在困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她生前的女佣走在队伍的最末尾,手里扯着一个皮包,一截圣像的头从拉开的拉链里露了出来。在他们经过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清楚地听到了他们的交谈:

“……你还拿着那蠢东西干什么?……”那位丈夫低声说,同时抬头看了一眼...

Q:老师好,我是一个刚开始写文的人,我明知道我写得非常烂,但我不知道该往什么方向练习和进步,我该怎么做啊

嗯……关于这个问题,问了一下其他文手朋友,大概得出来了三点共识。第一个是基本功,准备写什么事,怎么写清楚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换言之就是建立故事的结构框架。在此基础上再谈遣词造句或者营造意象。再一个是提升审美,我自己之前看过一句话,“审美即风格”(忘记出处了,但是我觉得这句话挺有道理),同样地,风格也会被自己的审美所局限,因此个人建议去看一些风格不同的作品。比如文豪野犬里出现的作家们的现实原型,能多看一些他们的作品就挺好的(x)最后一个是要明白自己想表达什么(其实我觉得这一点是最重要的hhh)如果不明白自己想表达的内容,可能会陷入盲目模仿别人的套路里,而这实际上是走弯路了。

替一位知名不具的靓丽毛团发一下

美洲蝴蝶与告别式

warning:CP果戈理x西格玛

前几天的摸鱼


傍晚,果戈理从大楼的窗户翻进了前同事的办公室。这里空无一人,非常安静,微尘在黄昏的光线里上下浮沉。果戈理轻巧地落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灰痕。这栋大楼已经被封闭了两个星期,中间只被打扫过一两回。现在,就算只是一只爬虫从地板上经过,也会留下一串细小的足迹。

哈。果戈理拍了拍手掌,又扬起一团小小的尘云。如果西格玛看见自己的办公室脏成这个样子,以他的洁癖,估计会立刻叫专业的清洁团队过来把每一条砖缝都清理一遍,直到把每一个角落都擦得闪闪发亮为止。啊,闪闪发亮的。果戈理眯起的眼睛就好像一条裂缝,而他金色的瞳仁从这裂缝中间尖锐地刺出来。果戈理...

warning:国木田独步,田山花袋,芥川银

极微量的国银,慎入

@温西 


那个女孩的身影在早春的黄昏里一闪而过。国木田独步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又重新坐下,在工作笔记上记下女孩走经过的街道的名字。是她,他绝不会弄错。受田山花袋的嘱托,他被交付了跟踪好友心仪对象的任务。

“侦探社偶尔也会被托付跟踪调查的工作吧?”田山花袋裹在被子里,两眼发光地盯着他。

“别把我们和私家侦探混为一谈。”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拜托了,国木田君,我对那个女孩可是一见倾心啊。”

国木田独步默不作声地看着储物柜上那盆枯萎的植物。枯黄肥厚的叶子上堆积着灰尘和霉斑,像一盆香蕉皮。他把手指...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