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梦到一个小女孩寻找属于自己的宝石的故事。她得到过一个小男孩的帮助,小男孩是个猎手,正在寻找他的父亲。两个人在岔路口分开了。

中间有一段印象很深,是那个小女孩走到森林里的空地上,看到了一间破败的屋子,形状像一个倒扣过来的泥碗。她在这里又遇到了之前帮助过她的小男孩。

小女孩问他,你的父亲呢?小男孩的脸开始融化,变成了一个尖嘴猴腮的中年人。然后他回答她:我现在就是我的父亲。

小男孩从壁龛里取出来一个被泥巴包裹的木乃伊,看着像一个套娃。他擦干净泥巴后,木乃伊露出一个老人的脸。小男孩说:这是我的爷爷。

然后小男孩拎起斧头,把他爷爷的木乃伊一劈两半。在遗体的空腔里,有一个和小男孩之前长得一模一样的...

梦里有一个没有脸孔的女孩。一开始,我们谁也不说话。

“在我九岁的时候,我差点被绞肉机绞碎,”她突然对我说道,用她浅褐色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我。“我的继母带着她的情夫回家了,她不知道我在家。我告诉她我会告诉我的父亲,她的情夫威胁说他会杀了我,然后让我滚出我的家。”

她并没有跑远。屠宰场老板有一台绞肉机。它非常大,可以把一整头牛绞成碎片。那天,工人忘记了关门,她溜进仓库里,然后钻进了绞肉机。

“你钻进去了!”我惊呼。但是我无论如何也想不出绞肉机的样子。她所说的铁皮巨兽,在我的大脑里只是一团暗影。

“我钻进去了,”她说,“我钻进去了。但好在上早班的工人检查了机器,所以我被发现了。”

接着,...

Q:另外我个人的性格自卑 希望在写作里找到新的信心 但是我不会写笼统的作文 常常得不到认可 我要怎么做?

应试作文与个人创作都是需要经过大量练习的哦。学校的应试作文虽然枯燥无趣,但是确实是很多学生的必经之路,是一项必须完成的学业任务,也就是简单的“通过练习取得好成绩”的事情。如果觉得自己不擅长应对,不妨多练习一下试试看喔。

个人创作也是类似的,一样需要琢磨自己哪里写得不够好,哪里需要向作家学习,能不能创作出来新的东西。如果能在练习的过程中获得进步,那么自然就会慢慢有信心啦。

Q:我的风格跟您类似 比较文艺 但是您知道的 学校不喜欢这类作文 我该在写作文的时候掩盖自身的文笔吗?

嗯……对此我也没有很好的建议,不过可以提供我在读中学时的处理方式作为参考。应试作文与个人创作的要求是非常不同的,虽然都是写作,但是不能简单地划等号。读高中时主要练习的是议论文,强调“说理”,偏重逻辑性,对于文学性并不那么重视;而个人创作(包括同人)虽然也注重故事的合理性,但是会更偏重文学性一些。因此建议将两者分开处理哦,应试的归应试,创作的归创作,两者并不完全冲突,因此也不必放弃自己原有的风格。

Q:冒昧问一下:您看外国文学时,是从来不看原著的么?以及,您是如何看待真实的费奥多尔?

原著看的比较少。个人认为在文学作品里,好的译本在翻译的过程中就已经力求贴近作者的情感与意图,而如果在语言功底不够扎实的情况下自己去看原著,反倒可能会一知半解,甚至产生误读。

关于真实的陀翁这个问题,我以前看一些关于他的回忆录,提到他不擅长持家理财,后来沉迷赌博,经常负债,为了拿到稿费不得不地狱赶稿(很早以前看的了,可能有些记得不准确的地方)……总之,是个会做糊涂事的人,而他的文学也来自于这样的生活。除却对人性思考的深度,作家与普罗大众一样,有时犯蠢,有时精明,有缺陷,有弱点,是有血有肉的,也是可爱的。

2 3 4 5 6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