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Q:最近出现的这件事让大家人心惶惶。想问问您是怎么看待死亡的呢?

这真是个很大的问题……就死亡这件事本身来说,尘归尘,土归土吧。不过比起死亡的事实,造成死亡的原因对还活着的人的影响会更大一些吧,毕竟一个人一旦死去,就永远失去了对自己的身份进行解释的权利了,由此带来的一切争论以及激起的一切情感都是属于还活着的人的。

最近在翻自己之前写过的文章,也在思考自己这几年在写文上的得与失。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各位看过我写的东西的读者能够给我提供一些评价或建议,比如对风格的印象啦,对题材的偏好啦,什么都可以。评论区或者私信我都可以,想匿名的话也可以走首页置顶的提问箱。感谢各位!🥰

疤痕体质

CP鲸鲨,短打


在别人提及她的时候,我并不相信她就是我要找的人。为了寻找传言中彰显神迹的圣女,我已经在山脉间跋涉了近三个月,而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砂石与干涸的河流。这幢小小的修道院在黑色的群山中异常显眼,仿佛上帝之手将白色的种籽置于不生草的荒原。村舍挤挤挨挨地围绕修道院堆叠,好像羊群依偎着它们的牧羊人。

“我知道您为何而来。”从她的声音来判断,她确实非常年轻。但我心中依然存疑,毕竟这处神迹的传言太过古怪,而她也如传言中所说,将自己的脸庞和身躯严严实实地包裹在白色的圣衣下,她的五官从绉纱下浅浅地浮出来,就像是艺术家手下蒙着面纱的大理石雕像。

“您是宗教裁判所的使者。”她继续说了下去,声音平...

修女之匣

warning:CP鲸鲨


海面上燃烧着烈焰一般的光芒,落日缓慢地沉入水中,仿佛被女人产下的胎儿。太阳朝灯塔内射出最后一支金色的箭,光一点一点地爬进塔底聚集的昏暗里。这时候,斯卡蒂听到了一声从楼梯下传来的短促笑声,随后一切又归复沉寂。四周安静得出奇,以至于让斯卡蒂不禁怀疑,是否岛民们已经预知了某种不祥的厄运,因此悄悄地离开了灯塔周围的区域,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赏金猎人难免会接到一些古怪的任务,不过他们都懂得如何保持缄默。荒唐和古怪的背后都隐藏着雇主隐秘的哀痛或仇恨,因此可以说,越能保守秘密的人,就越受到雇主的青睐。比如寻找一只独眼的信天翁,这份委托来自一个迷信的母亲,她坚信是这只信天...

代友发•ᴗ•

浮窥:

今年读书的时间很少,有些书做了摘抄,有些没有做。

从自己读过的书里排了top10,排名不分先后。关于这份书单里的虚构类作品,我个人建议是花一到两个小时一口气读完,因为这样读着比较爽。非虚构类作品推荐了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的《午夜北平》和北京大学出版社的《心灵革命:现代中国的爱情谱系》,如果对这类话题感兴趣,可以找来看一看。还有《金蔷薇》,我推荐每一个对写作有兴趣的人都找一本读一读。


1.《夜神科尔内尔》,科斯托拉尼·德若[匈]

2.《鞑靼人沙漠》,迪诺·布扎蒂[意]

3.《宇宙奇趣全集》,伊塔洛·卡尔维诺[意]...

3 4 5 6 7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