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Q:鹿桑您好!请问您是如何界定“过度解读”的呢(不管是文字学还是美术等等)?以及,对这种“读出了不属于该作品内涵”的行为,您如何评价?

既然是“过度解读”,那么首先应该明确这里的“度”是在针对哪个主体,是指作者的意图,还是指作品本身。如果指前者,那么我们应该尽可能地还原作者的本意;如果是指后者,那么我觉得“过度解读”这种说法其实是伪命题。作品表现出的意义与作者的创作意图不是完全等同的,只要作品以一个独立实体的状态呈现在观众面前,那么观众可能会给出无数种解读的方式。我们可以评价这些解读“优秀”“低劣”“牵强”“契合”,可以选择认同或者不认同。但不应该以“正确”或者“错误”判断它们,因为对作品的解读本身是没有标准答案的。

评论
热度(70)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