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疤痕体质

CP鲸鲨,短打


在别人提及她的时候,我并不相信她就是我要找的人。为了寻找传言中彰显神迹的圣女,我已经在山脉间跋涉了近三个月,而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砂石与干涸的河流。这幢小小的修道院在黑色的群山中异常显眼,仿佛上帝之手将白色的种籽置于不生草的荒原。村舍挤挤挨挨地围绕修道院堆叠,好像羊群依偎着它们的牧羊人。

“我知道您为何而来。”从她的声音来判断,她确实非常年轻。但我心中依然存疑,毕竟这处神迹的传言太过古怪,而她也如传言中所说,将自己的脸庞和身躯严严实实地包裹在白色的圣衣下,她的五官从绉纱下浅浅地浮出来,就像是艺术家手下蒙着面纱的大理石雕像。

“您是宗教裁判所的使者。”她继续说了下去,声音平静得像是一条直线。“您是来审判我的。”

“这取决于您所彰显的神迹是否是我主的意志。”


传言中圣女的身体会在听到他人的谎言时流血不止,她的皮肤会开裂,然后愈合,留下一道凸起的血红色的疤痕,那疤痕看上去像是鞭打留下的痕迹,好像千百年来圣徒们所忍受的笞刑都被施加在了这位年轻的女人身上。这些圣女圣子们终将被送上火刑柱,他们的事迹必将被证伪,他们的姓名必将被抹消,无论他们是真是假,决不能威胁教会的权威。而我则是引导他们走上通往教廷的道路,负责将他们送上刑场。

“那么我现在就要向你展示自己了,是吗?”她突然说,“如果我没有向你展示异象,那么我就是骗子。如果我展示了,但没有直接的证据向您证明这是主的意志,我就会被认为是魔鬼的使徒。”

她没有等我回答。我听到她解开衣带时织物摩擦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在衣衫下的身体一丝不挂,先露出来的是她的肩膀,像圆润的珍珠,羊羔一样地洁白和纯洁,然后是她的手臂,她石榴似的胸脯,她双腿间隐蔽的部分,她曲线优雅的小腿像是天鹅的脖颈。她把自己完全展现在我面前,在圣像面前,在上帝面前。而我默默地注视着她,心想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神的意志多么残忍,祂依靠火与血与利剑告诫人间,又要从羊群中挑选一只无辜的,让它备受折磨以警示撕咬彼此的兽群。

“主自会给出公正的判断。”我说。

她笑了笑,神情充满天真的嘲讽。我看见一滴血从她的脸颊上滑落,百合状的伤口逐渐绽开,新的血肉又迅速地将它愈合。我感到毛骨悚然,她的眼神纯洁又邪恶,愈合后的伤口渐渐凸起,看上去像是一只猩红色的海星趴伏在她的脸上,腕足扭曲地延伸,像是撒旦从深渊底部伸出的手爪,毫不留情地嘲笑我们的伪善。


“你们永远不会公正。”她说。


END.

评论(4)
热度(132)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