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23:00】梦境学者

“须经意使的必然:现者皆已现,且注定重现,现承于已现而续于未现。宇宙之有限和时间之无限使看似荒谬的悖论得以成立。同样的安排,无论乏味与否,都必将重现。”①

“这是什么?”果戈里转动手里的飞镖,然后瞄准漂浮在半空中的文字。

“我在玩一个游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声音从椅背后面传来。他将宽大的座椅转了过来,正面对着果戈里,好让后者看清他手里夹着的一张塔罗牌。“先随机抽取一张牌,然后从书架上随机抽一本书,随机翻开其中的一页,第一眼看到的那句话就是对抽到的牌所做的解读。”

果戈里瞧了瞧那张牌,是命运之轮。啊,这段不明所以的话在某种程度上确实是对这张牌的合适注解。他把手里的飞镖扔了出去,漂浮在微暗室...

笔武士

*坂口安吾的视角。


自从得知“书”的存在后,坂口安吾也开始尝试写一部自己的书。就职特务课以来,他一直在撰写有关他人的报告,鲜少有机会畅所欲言。然而这件事真正做起来比他预想得要难,有些部分必须在清闲孤僻时完成,有些部分则必须在吵闹忙碌时才能动笔,要写的内容在他下笔之前就已经擅自安排好了自己的位置,仿佛安吾本人只是负责将它们誊写在纸上的工具。

“留下关于个人信息的纸质记录是很危险的,坂口君。”

这是来自种田长官的善意提醒,也是安吾面临的又一重难题。面对上千张空白稿纸和线格规整的日记本时,他连一个字都憋不出来,更写不出洋洋洒洒的长篇。他的自我曾在过去三重间谍的身份间喘息求生,已经被挤压...

【魔人生日倒计时】鼠穴之影

10.27——山见鹿


warning:路人视角的陀。单人向。


住在楼下的房客昨天上午来交了钥匙。那是个年轻的外国男人,苍白瘦削,眼睛像暮色里的深湖。

“给。”他慢慢地说着,黄铜钥匙像一只小巧的鸟一般躺在他的手心里。“感谢您这段时间的照顾,”他斟酌了一下对我的称呼,最后选择了较为合适的那个。“谢谢您,房东太太。”

这是个谨慎的年轻人。我的头发已经开始变得灰白,梳理整齐后看着像钢丝一样。我独居,一生未婚,没有子女,父母留给我了一栋带地下室的房子,现在是我主要的经济来源,没有人会留意我在院门外钉住的写有姓氏的铭牌。如果把我写进一本书里,想必从作者到读者都会像这个年轻人这样称呼我:...

爆炸

warning:CP果陀。

这一篇是在一年前为参加一个合志而写的,但由于种种原因,合志被取消了,因此决定现在把它发出来。

比较潦草,谨慎观看


——说实在的,如果这里有窗户,我可能会一跃而下。我不是没有这么想过,但是当我站在窗台旁边往下看时,我犹豫了:看看这些人!汽车吼叫着冒着黑烟横冲直撞,人们在尖锐的刹车声中跌跌撞撞地行走,空气中充满了滋生腐败的病菌,花坛上的铁皮反射阳光后看上去像一座座喷发的微型火山,斑马线看上去那么斑驳易碎,让人担心一脚踏空之后会不会跌进沥青的深渊里。如果这就是人间,那上帝也太不珍惜他的造物了。

在我抱怨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先生就站在我的身旁,微笑着看着我,那...

熔化的心

warning:CP果陀

本来想写一个长篇,但是没有成功,只有开头的这一小部分。写不完了所以干脆放上来了(自暴自弃😢


抬着棺材的人们匆匆地与他们擦肩而过,楼梯昏暗而狭窄,棺材的一角撞在了墙上,留下一道石灰印。那位年轻的太太终于被抬走了,她的丈夫走在队伍靠后的位置,垂着头,沉默不语。如果观察得仔细些,会发现他皱着眉头,用充血的眼睛瞪视着地面,好像还在困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而她生前的女佣走在队伍的最末尾,手里扯着一个皮包,一截圣像的头从拉开的拉链里露了出来。在他们经过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清楚地听到了他们的交谈:

“……你还拿着那蠢东西干什么?……”那位丈夫低声说,同时抬头看了一眼...

替一位知名不具的靓丽毛团发一下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