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笔武士

*坂口安吾的视角。


自从得知“书”的存在后,坂口安吾也开始尝试写一部自己的书。就职特务课以来,他一直在撰写有关他人的报告,鲜少有机会畅所欲言。然而这件事真正做起来比他预想得要难,有些部分必须在清闲孤僻时完成,有些部分则必须在吵闹忙碌时才能动笔,要写的内容在他下笔之前就已经擅自安排好了自己的位置,仿佛安吾本人只是负责将它们誊写在纸上的工具。

“留下关于个人信息的纸质记录是很危险的,坂口君。”

这是来自种田长官的善意提醒,也是安吾面临的又一重难题。面对上千张空白稿纸和线格规整的日记本时,他连一个字都憋不出来,更写不出洋洋洒洒的长篇。他的自我曾在过去三重间谍的身份间喘息求生,已经被挤压...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