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warning:国木田独步,田山花袋,芥川银

极微量的国银,慎入

@温西 


那个女孩的身影在早春的黄昏里一闪而过。国木田独步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又重新坐下,在工作笔记上记下女孩走经过的街道的名字。是她,他绝不会弄错。受田山花袋的嘱托,他被交付了跟踪好友心仪对象的任务。

“侦探社偶尔也会被托付跟踪调查的工作吧?”田山花袋裹在被子里,两眼发光地盯着他。

“别把我们和私家侦探混为一谈。”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拜托了,国木田君,我对那个女孩可是一见倾心啊。”

国木田独步默不作声地看着储物柜上那盆枯萎的植物。枯黄肥厚的叶子上堆积着灰尘和霉斑,像一盆香蕉皮。他把手指...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