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美洲蝴蝶与告别式

warning:CP果戈理x西格玛

前几天的摸鱼


傍晚,果戈理从大楼的窗户翻进了前同事的办公室。这里空无一人,非常安静,微尘在黄昏的光线里上下浮沉。果戈理轻巧地落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淡淡的灰痕。这栋大楼已经被封闭了两个星期,中间只被打扫过一两回。现在,就算只是一只爬虫从地板上经过,也会留下一串细小的足迹。

哈。果戈理拍了拍手掌,又扬起一团小小的尘云。如果西格玛看见自己的办公室脏成这个样子,以他的洁癖,估计会立刻叫专业的清洁团队过来把每一条砖缝都清理一遍,直到把每一个角落都擦得闪闪发亮为止。啊,闪闪发亮的。果戈理眯起的眼睛就好像一条裂缝,而他金色的瞳仁从这裂缝中间尖锐地刺出来。果戈理...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