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牧神

CP:果戈理x陀思妥耶夫斯基


狂风呼啸着从远处的旷野中奔来。隐居者点亮手里的灯。在这暗夜茫茫的荒原上,他手中的灯光像一颗豆大的黄宝石。

周围一片寂静。这里没有旅店,没有车站,没有人烟,甚至在眼下这个季节里,生活在周围村庄的居民们都不肯赶着自己的牛羊涉足这里。这里有什么呢——在天还亮着的时候,隐居者站在自己的小屋前,能够看到远处连绵的山脉。那些山脉自地下生长出巨大的褶皱,雾霭隐没了山脊之下的阴影,就肉眼所见,那些绵延、隆起的岩石看上去就像是魔鬼的爪痕。还有的就是森林。这位隐居者与森林的渊源颇深,这片森林也正是他停留此地的缘由。

有一座同样的森林存在于隐居者关于过往的记忆里,与之相关的是...

漫画陀VS动画陀。



在lof上也发一下(快住手啊

……其实我现在想的是什么呢,果戈理看完这一集文豪野犬,看了看陀思妥耶夫斯基结实不少的的小身板,目露疑惑。陀思妥耶夫斯基不动声色,扔给他一个智能计数器,淡淡道,上面有记录,自己看罢。果戈理接过那神秘仪器一看,凝视端详良久,随即轰然赞道:


“好厉害啊费佳!一分钟能做100个仰卧起坐!你太厉害了!!”


这就是俄罗斯病美人变身战斗民族筋肉猛鼠的原因。


第二天早上,同样看过文豪野犬新一话的冈察洛夫规规矩矩杵在门外,准备给无辜老陀上堂表情管理课。

一点点个人想法。

新一话看下来,我觉得陀思妥耶夫斯基确实是个如他所言的“温柔”的人。只是他的温柔不是表现得对人体贴,而是给予他所认为的惩戒和解脱。这个人真的很有意思,他并不是简单的智商高或者狂信者,而是确确实实认为自己有救世主的能力,也怀有救世主的心。“咎戒乃神之职责”,“咎戒”所指的是上天所降的灾祸和警告,也就是在他看来,不论自己的行为造成了什么样的后果,自己仅仅是在进行惩戒和警告而已。


对于干部A的死,他说的是“思考是罪,呼吸是罪”,我理解了一下,但是可能有点牵强。我认为这句台词中的“思考”所指的应该是干部A对组织不忠心以及依赖情报获取非法利益的行为,而最终干部A受到情报误导而死,...

不好意思,再改一张图(爆笑

勉强夸两句,新井抓眼神变化抓得还是挺准的。但是五官真的画得太走形了,这个嘴画得像俄罗斯大列巴,这个鼻梁画得像高加索山脉,好好一贫血体弱病美人画成了俄罗斯筋肉猛鼠,我……………………………………………

……而且老陀打喷嚏的镜头怎么没了!!多可爱啊!!最可爱的部分就是那里了!!!快让他打个喷嚏给陀厨看看啊!!!!

憋笑改了两张表情包。

……看完这一集唯一的感受就是怎么好端端一个病弱美人给画成俄罗斯猛男了,就好像看到林黛玉变性鲁智深一样猝不及防。新井你真太丢人了,你退群吧(无慈悲)

1 2 3 4 5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