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疤痕体质

CP鲸鲨,短打


在别人提及她的时候,我并不相信她就是我要找的人。为了寻找传言中彰显神迹的圣女,我已经在山脉间跋涉了近三个月,而目光所及之处皆是砂石与干涸的河流。这幢小小的修道院在黑色的群山中异常显眼,仿佛上帝之手将白色的种籽置于不生草的荒原。村舍挤挤挨挨地围绕修道院堆叠,好像羊群依偎着它们的牧羊人。

“我知道您为何而来。”从她的声音来判断,她确实非常年轻。但我心中依然存疑,毕竟这处神迹的传言太过古怪,而她也如传言中所说,将自己的脸庞和身躯严严实实地包裹在白色的圣衣下,她的五官从绉纱下浅浅地浮出来,就像是艺术家手下蒙着面纱的大理石雕像。

“您是宗教裁判所的使者。”她继续说了下去,声音平...

修女之匣

warning:CP鲸鲨


海面上燃烧着烈焰一般的光芒,落日缓慢地沉入水中,仿佛被女人产下的胎儿。太阳朝灯塔内射出最后一支金色的箭,光一点一点地爬进塔底聚集的昏暗里。这时候,斯卡蒂听到了一声从楼梯下传来的短促笑声,随后一切又归复沉寂。四周安静得出奇,以至于让斯卡蒂不禁怀疑,是否岛民们已经预知了某种不祥的厄运,因此悄悄地离开了灯塔周围的区域,只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

赏金猎人难免会接到一些古怪的任务,不过他们都懂得如何保持缄默。荒唐和古怪的背后都隐藏着雇主隐秘的哀痛或仇恨,因此可以说,越能保守秘密的人,就越受到雇主的青睐。比如寻找一只独眼的信天翁,这份委托来自一个迷信的母亲,她坚信是这只信天...

夜间航线

warning:无CP

时间是凌晨三点。斯卡蒂说,博士,听我讲个故事吧。
这是罕见的请求,我同意了。舰船被绵软的黑暗包裹,月亮似乎被她的声音唤来,把自己的光芒薄薄地铺开在甲板上。

在这之前,我听过她唱歌。阿戈尔人也许是通过词谱将自己的历史与传说口口相传的,我不确定。作为对歌声的答谢,我搜刮了自己知道的所有关于海洋的冷门知识,譬如鲸歌的节奏通常与涨潮的节奏一致,譬如鲸通常是独唱家,如果在歌唱时有其他同类靠近就会停止歌唱,譬如神话里的塞壬歌喉或许是座头鲸的声音,等等。说着说着我就停下了,或许我看上去像在卖弄,没有人比阿戈尔人更了解深海远洋。我向她道歉,感觉自己像是一个以学识换取人鱼歌喉的巫师。...

天气预报专家

warning:CP鲸鲨


题目没有意义。以此为题仅仅是因为在斯卡蒂记下这些句子时,幽灵鲨正在与她谈论天气。她们不像其他人那样谈论天气。她们不会说,“今天天气不错,今天适合散步,今天适合喝下午茶”。夜晚在她们头顶闪耀,像一朵舒张花瓣的黑玫瑰,空气中充满着馨香,仿佛无数芳唇正在暗处绽放。幽灵鲨以诗人才有的、杀手才有的、疯子才有的病态的激情谈论天气,她说:

“月亮上布满了指纹。下雨了。”

如她所宣称的一样,这个夜晚以暴雨为终幕。


斯卡蒂把她们喝茶的小桌子搬回屋内。茶水依然待在瓷壶里,它整晚的任务就是待在桌子上散发出香料与沸水混合的清香,直到它的水温渐冷,浸泡的花瓣与茶叶沉...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