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warning:国木田独步,田山花袋,芥川银

极微量的国银,慎入

@温西 


那个女孩的身影在早春的黄昏里一闪而过。国木田独步站在窗边看了一会儿,又重新坐下,在工作笔记上记下女孩走经过的街道的名字。是她,他绝不会弄错。受田山花袋的嘱托,他被交付了跟踪好友心仪对象的任务。

“侦探社偶尔也会被托付跟踪调查的工作吧?”田山花袋裹在被子里,两眼发光地盯着他。

“别把我们和私家侦探混为一谈。”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拜托了,国木田君,我对那个女孩可是一见倾心啊。”

国木田独步默不作声地看着储物柜上那盆枯萎的植物。枯黄肥厚的叶子上堆积着灰尘和霉斑,像一盆香蕉皮。他把手指...

午夜飞行

warning:cp直银。谷崎直美x芥川银。

 @过饱和喵 的生贺。♥


谷崎直美回到家后没有开灯,她蹬掉高跟鞋径直倒在沙发上。窗户似乎没有关太严,窗帘被吹得膨胀起来。

“我下班了。”她给自己的哥哥发信息。手机屏幕慢慢暗下去,随即又亮了起来。

“这么晚吗?以后可以让我送你回去的。”

直美翻了个身,把身子摊得更平展些。“不必啦,今天是打工的最后一天了。”

“好吧——今天有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

谷崎直美歪着头想了一会儿。“有啊。“她开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你等我慢慢说给你听。”


横滨的夜晚非常寂静。雨悄无声息地飘落下来。它们过于沉默,被完全掩盖在店...

乙女椿

【摸个鱼,芥川银的视角。芥川兄妹与泉镜花的故事。】

哥哥在读《青年与死》。他又在看这篇文章,说总觉得像是另一个自己在另一个世界写下来的。
哦。我讷讷地回答他,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看不懂里面写的生与死,但每每看到死对青年B说“你忘记了,我是万物之母”的地方,就怎么也看不下去了。
“银要更有耐心一些。”哥哥说着,把那篇剪下来的文章收起来。他并不责怪我,但我能从他句末的尾音里听到一点点的失落。那一点点的失落,就像小石子,像欲坠却又未坠的露珠。

“……忘记了我,也就忘记了生。忘记了生的人,只有毁灭一途。”

我那时对前面的段落更感兴趣,尤其是两位青年穿着隐形的斗篷潜入宫里的那一段。哥哥看这一段时似乎很泛泛,潦草地就...

春と嘯く

直银。

二、

-「青い蔷薇」-

轻声朗诵的女性的声音是从墙那边的拐角处传来的。

“日脚突然伸长的时节/垣墙根的丝柏变得鲜明时/这一带乳白色的春日里……”

直美踮起脚尖,猫一般悄无声息地溜过去。当她系着深粉色蝴蝶结的舞鞋终于停下步履时,朗诵者刚好念到最后一句。直美轻轻压下脚跟,像是踩在了末尾的句号上。

“……奇异的红教即将流行。”①

直美黑色的眼睛,紧紧地盯住对方薄薄的嘴唇。

现在是女校里的午休时间,教学楼里空无一人。从这里可以看到校园中精心修剪过的草坪,潮湿的风自远方吹来,鸟的羽翼和高处的树叶都在五月的天空下闪耀着镜子般明亮的色泽。

“现在是午休的时间。”直美说。

直美和银对视着。对方显然是另一类的女孩;银的脸很...

【直银】檐下燕

*谷崎直美x芥川银
*随…便…写…的…
*妹妹组夺么可爱!不吃吗旁友!

直美坐在门廊上,月光照着她半边身子。她伸手掐掉一朵山茶,“你来了?”
“嗯。”
她抬头看了看坐在房顶上的银。银一手拄着刀,端坐在满天清辉中。
“你又是一身黑呀?”直美打趣道。
“……”银拉了拉自己的衣领。“这样方便。”
直美轻笑出声,转身走回屋内。“不冷吗?”她扬了扬手里的山茶花,“进来记得把门带上。”
银跟在她身后,轻轻掩上了门。屋里亮着一盏灯,青色的夏虫伏在窗户纸上,院里松石的影子映照在地板上。银靠着墙,不做声地看着直美。直美只当没有这人一般,兀自跪坐在绣垫上,粉色的和服下摆和紫色的衣带长长地铺开在乌亮的地板中央,衣尾上的花卉图样被天光...

这个cp好,预备搞事。

1 2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