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见鹿

Горьким словом моим посмеюся. 」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山见鹿《弗拉明戈》repo。

讲真,关于这篇,自我感觉非常烂……感觉非常对不住铝桑这么认真的repo了(作辑)
上篇是在5月28号写的,然后我就忘了这茬了(很金鱼脑),再写的时候又忘了自己要写什么,所以上下篇的剧情衔接很差,准确来说是把本来要在下篇里解释的出现在上篇中的悬念、这篇文设定的历史背景里要交代的东西比如“长枪党是什么?”“为什么老陀跑到西班牙来了?”“露西的生身父母呢?”这些问题都,一笔带过了。
所以就剧情上来说,单独把下篇拿出来看好像是不错的,上下篇结合就……反正作者我自己是不太乐意恭维。
另外:很苏的老陀真是万能的剧情补救器。(喂这样说人家真的好吗)

AlSiP/铝硅磷:

她本不该被人注意,而他不希望被人注意。可他们,却成了战争的眼皮底下,奏乐起舞的局外人。

【原文链接】
【上】http://xuanyuzi.lofter.com/post/1e6ff372_fe1a8fe
【下】http://xuanyuzi.lofter.com/post/1e6ff372_10d67c8b?act=qbwaptag_20160216_05

我对鹿桑是偏心的。
换成别的写手,把俄国文豪和加拿大文豪放在西班牙的话,我恐怕根本看不下去。对内圌战之类的也没有兴趣。感觉像强行贴在空房间里的布景。

然并卵,【上】篇第一段就惊艳到我了。
陀思妥,正在漠然地,毁灭他写下的所有文字。哇。他写了什么经不起推敲的、不可告人却引人入胜的事情啊。
外面,红山脉、夏末的蓝天、露西的玫瑰红的裙子。鹿桑和我说她不会画画,但她的环描弥补了这点:在寥寥数语中就能涵盖街市、地形和季节,比画画省事多了。而且轻易地就把人物和背景融在一起了。
时间调到两年前。被军官收养的孤女(红发安妮的梗?)注意到似乎是哲学系学生的人(拉斯柯尔尼科夫的梗?),是因为他“敢拒炽热于身外”。和《星》中一样,陀思妥对自己的身份有所隐瞒。

这个悬念伴随着我来到【下】篇。
鹿桑特技之一,是时间点切换。插叙较多但又不显破碎。
正色直言:这个调查养父死因的陌生人的“来路不明”的设定,有点偷懒了。与其说是一个人物,不如说他只是来制造男女主之间的冲突的,一股不可抗力而已。而且他说的恭维话也太假了。
可是性急激动但又只有善意的露西好可爱啊。
这就是所谓的傲娇没错吧?没错吧?
时间切回夏末。两人重逢,【对话几乎全是问句】。
陀思妥对露西的称呼很有意思。“您”和“你”交杂使用,其实难度很大,因为作者要以句子为单位,非常细致地揣测说话人物的心情和态度的变化。
“是你?”“我怎么会不记得你呢?”——亲切、惊喜、自发的友好。
“是您找我?”“您一定是有什么事情想要证实的吧?”——绅士感中,透露出心虚。这时的陀思妥已经料到自己惹大麻烦了。
然后又是回忆杀。唔,晚上有长枪党所以送人回家,这不就是所谓的吊桥效应吗?
时间点切换的一个好处,是可以省略所有尴尬和拖沓的情节。我还以为这房子里暗藏玄机,露西开枪后老陀会有不得了的反应,没想到还能好好解释,真是万幸。耿直地要求老陀把话说清楚的露西也好萌。所以这不能叫傲娇。本就没有傲气的距离感,此时更是把娇气的扭捏感也去掉了。这叫,突然直球,最为致命。
然后轮到陀思妥来害羞了。大杀必死。心机玩家遭遇纯情玩家之后败下阵来了。只为了好玩,而想着试探对方,果然是不行的啊。
真是的。完全不能想象战争背景的故事会有这么甜的结局。这冷cp真好吃,希望天下人都能来一口。

P.S. “陀露”——稍不留神就会打成“陀鹿”。@山见鹿 
P.P.S. 鹿桑的文风虽然有翻译腔,但总体上很自然。不需要太多修辞,她写的人和事物本身就是丰富多彩、特点分明的。可以的话我也想要啊,不是“好好地讲故事”,而是“只要讲故事就能讲好”,那种微妙的进步。

评论(2)
热度(64)
  1. 山见鹿AlSiP/铝硅磷备考中。 转载了此文字
    讲真,关于这篇,自我感觉非常烂……感觉非常对不住铝桑这么认真的repo了(作辑)上篇是在5月28号写...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