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邀,人在马孔多,刚下火车

梦境记录✍🏻️


一  ·  没有头



在梦里,老师让我砍掉自己的头。起因是我养坏了班级生物角里的金鱼,它本来是长在一棵水草上的,结果掉了下来。

“如果你不想罚站的话,就砍掉自己的头。”老师说。

我选择了后者,因为罚站的同时需要把金鱼一串一串地挂回树上,很辛苦。

我的头滚到地上,呯一下就化成白烟了,感觉很像马戏团里使用的魔术道具。我借走了猫的眼睛,让它的身体载着我去找合唱团的道具师。

道具师坐在排练室里,正在修补深红色的窗帘。

“头很好做,三角钱一个。”道具师说。

她把一个塑料脑袋递给我。很逼真,但是有点太大了,恐怕和我脖子的尺寸不太搭。

“快回去,”道具师催促我,因为如果躯干长时间没有脑袋,以后就只能当个无头人了。

我的躯干带着塑料脑壳回到寝室,感觉脖子不是脖子,像根勾挂东西的铁丝,整个脑袋都在脖子上晃荡。我一边推门进去一边忧虑地想,我真正的头怎么办呢?以后就带着这个塑料脑袋生活了吗?



二  ·  可能是环保纪录片


梦里的我要去一个城市工作,并且要和负责这座城市列车调度和垃圾清理的人见面。

负责人是一位说话刻薄但责任心极强的老太太,带着我转来转去,城市的铁道看着像海带一样,但又一圈一圈地盘起来。垃圾清理场散落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像红色的积木。

老太太一直和我说:“根本没有必要调度列车,只要清理垃圾的人手再多些就行了。”

临走时她问我:“你需要塑料袋吗?”她的声音是从头顶传来的,我抬头看,发现整座城市原来都在水底,而老太太其实是一头座头鲸,但却长了和蝠鲼一样的嘴巴。我愣着没有回答,于是她又问了一遍,这次露出了锯齿状的牙齿:

“你需要塑料袋吗?”



三  ·  鹦鹉螺


很早以前的梦。梦到一座以山为主体构建的街心公园,我爬了很久的山,只记得走得很累,最后在快到山顶时看到草地上有一座熠熠发光的金字塔。

金字塔的外墙已经开裂,从外往里看,能看到金字塔里有像台阶一样一级一级地摆放整齐的孩子。大的有两三岁,小的还是婴儿。毫无疑问,他们都早已经死去了,有些已经成了干尸。但在阳光照在他们脸颊上的一刻,他们显得非常安详。

我对身边的人说:“他们看起来像在睡觉诶!”

身边的人回答:“是啊!”

然后我用手搬起来这座金字塔,想把它放在旁边的草地上。但是一碰到我的手,它就开始缩小,不停地缩小,直到缩小成一只鹦鹉螺那么大。




评论(6)
热度(113)
© 山见鹿 | Powered by LOFTER